孫強強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歲月靜好 - 孫強強首頁
蘇萊曼尼事件美國贏了戰術失了戰略
2020-01-14
字號:
    伊朗 蘇萊曼尼事件這么快就結束,超過世界絕大多數人的預期心理。尤其是資本投資市場人員,很多人會罵娘的,剛剛才得到一個“炒”的機會,腳步慢的才進場就偃旗息鼓,坑了一大筆銀子沒有蹤跡了。

    這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森林法則”,真理向來只在大炮射程之內,炮火不給力,真理就不再是真理。即使你有一百個不愿意,也只能接受落后挨打的現實。畢竟國與國之間恩怨,不是個人的快意恩仇,一刀兩斷簡單,可對社稷主來說,選擇的背后是一國生靈的命運啊!所以老子說:“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之不祥,是謂天下王”孫子說“主不可怒而興兵,將不可韞而致戰”。

    今日中國復興,離不開“銀河號”貨輪公海被查、南聯盟使館被炸、南中國海撞機事件——改革開放后中國人這三大屈辱歷史。正是這三大屈辱歷史,讓中國有識之士者明白,衣冠楚楚的西方“民主自由人權”幌子后面,不改西方國家本來衣冠禽獸的面貌。要想不繼續屈辱的茍活,必須把自己刀磨快些,槍弄銳利些。衣冠禽獸的家伙畏威不畏德。只有寒光閃閃的刀槍懸在他們頭上,隨時能要他們命,他們才會把僅有的人性光輝顯示出來。

    伊朗這個國家從哈梅內伊到底層老百姓,絕大部分人骨子里都生長著親西方國家基因。出了一個內賈德,絕不和西方國家茍合,一心獨立自主,發展核武,被哈梅內伊在總統選舉中,用政治手法直接和諧,讓魯哈尼上臺,與西方國家茍合。伊朗和西方國家茍合后,認為抱得住大腿了,把當日落魄時,中國俄羅斯與伊朗的油田合作,換了主人,給了歐美國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伊朗真的讓人愛不起來啊!

    中國改革開放后,國內矛盾比較單純,主要就是左派和右派的矛盾。由于有“百年中國”屈辱歷史,中國對西方帝國主義國家矛盾,向來不可調和,在對外斗爭中,“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深入骨髓,中國的左右派絕大多數人可以即刻放下分歧,一致對外。但伊朗不一樣,他內部有遜尼派和什葉派的矛盾、庫爾德人利益與其他民族的矛盾、巴列維王朝親西方勢力與伊斯蘭革命派的矛盾,俗世派和伊斯蘭極端宗教者的矛盾。伊朗的國內矛盾比中國更多,也更為復雜。

    苦難向來是人成熟的最好催化劑,中國的新生是苦難屈辱的結果,從“百年中國”的屈辱走出新中國;從改革開放“三大恨”走出今日復興。我希望伊朗也能夠以中國為師,能夠化屈辱為動力,讓自己脫皮新生。

    每一個重大事件之后,世人總不忘進行是非功過總結,站立的地方不同,選取的角度不同,得出的功過結果也不同。就我的認識來說,蘇萊曼尼事件和中國改革開放“三大恨”以及前年的“中興事件”一樣,就戰術來說,美國全勝;就戰略來講,美國失敗了。

    蘇萊曼尼事件之所以發生,特朗普政府賭的就是伊朗“忍聲吞氣吃根蔥”,這一目標特朗普政府達到目的了。這一事件更大的賭注——特朗普貿易戰沒有訛詐中國成功,想與中國暫時和解后,移師別的國家吸血,伊朗是美國敲山震虎的第一步棋。蘇萊曼尼事件發生后,美國首先到歐洲尋找支持,英法德意等都不支持美國的這一行為,其他國家更是譴責美國胡亂暗殺蘇萊曼尼的行為,美國從來沒有這么孤獨過,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對象。

    也正是美國空前的失道寡助,戰略的完全失敗,在1月8日伊朗夜襲美國駐伊拉克軍營后,特朗普政府沒有對等還擊伊朗,主動和解,把這一事件掀了過去,并且對外說,美國打算不設前提條件,重新和伊朗進行談判。這在蘇聯解體后的美國歷史中是絕無僅有的事件。

    當然特朗普政府之所以這樣選擇,是迫不得已的,國際美國盟友不支持自己,國內反戰派反對特朗普可能引發的戰爭隱患,美國資本市場對戰爭非常的恐慌,砸了那么多銀子,才穩定美國資本市場,美國目前也支撐不了戰爭開銷。更何況目前是500年的世界變革期,美國眼里的最大敵人是中國,全力以赴都吃力與中國的對抗,分兵分力,便宜中國,美國是不愿意的。不審勢寬嚴皆誤,所以特朗普選擇與伊朗和解,保存精力對抗中國。

    戰術上失敗稍加休養生息就可以重新回歸,戰略是失敗想短時間養精蓄銳,回歸原點是不可能的。中國碰到特朗普這樣的對手是天賜中國良機,從無差別的美國對外貿易戰,到“美國優先”對盟友敵人的一視同仁,再到暗殺蘇萊曼尼引起的國際仇恨,幫了中國不少的忙。2020年的美國選舉,還是特朗普繼續做總統的好。畢竟作為中國人,我都看好特朗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70年代生于安徽阜陽,農民,初中畢業,從90年代一直在廣東打工,貌陋訥言慎行,知識貧乏無文憑,從一個工廠到一個工廠艱難為生。喜歡時政,縱筆直書,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活在虛擬魂夢里,也樂于享受這種生活。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