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強強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歲月靜好 - 孫強強首頁
阜陽如何在未來脫穎而出?
2019-11-04
字號:
    阜陽目前可謂雙喜臨門,一是安徽省全境,被接納進長三角城市群,安徽的西伯利亞,向來被遺忘、偏安一隅的阜陽,融進中國最有經濟活力的長三角經濟區。二是商合杭高鐵和鄭阜高鐵,即將迎來同時通車,阜陽迎來高鐵新時代。這為未來的阜陽發展注入了想象空間。為了能夠抓住機遇,這不務實的阜陽政府在全市范圍內開展“融入長三角、高鐵全覆蓋,我們怎么辦”金點子網絡征集活動。我本來想就戶籍所在地界首談一下這個問題,既然阜陽網絡要求全市人民獻計獻策,那就在阜陽談吧,畢竟界首是阜陽的一部分。

    在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交通,都和政治脫不了關系,你看國家基礎產業大投資,優先七個國家中心城市。其他城市即使伸手向中央要,大都也不夠資格,沒有份。阜陽只是個四五線小城,想獲得國家的青目就不要想了。就連安徽省的投資,很多都和阜陽無緣,要不,阜陽GDP怎么會全國墊底?

    但阜陽過去還是走了一點狗屎運的,京九鐵路開通,竟然成了上海鐵路局西邊的區域樞紐,若不,阜陽政治經濟文化交通,比今日更加不堪。但中國發展太快了,普鐵時代正被高鐵時代代替,由于合肥的政治光環比阜陽耀眼,合肥為了加強安徽省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的集中度,在早年修建經過安徽省的高鐵,躲開了阜陽,優先合肥,現在的合肥交通樞紐集成度,在全國都榜上有名了。隨著國家發展,中國高鐵從“四縱四橫”向“八縱八橫”過度,阜陽高鐵發展進入新時代,這不,一下子兩條高鐵要同時通車,未來阜陽高鐵復制普鐵的地區中等樞紐還是可期的,這是阜陽未來發展不可多得一張名片。

    我早幾年曾經在阜陽論壇發文說,阜陽老老實實的發展實體經濟,只有實體經濟才能帶動阜陽政治經濟文化交通樞紐的上溯,有些人說我跟不上時代,阜陽應該發展金融設計物流文化等無煙經濟,尤其是總部經濟。我問他,不說阜陽,阜陽周邊的省會城市武漢鄭州南京合肥有這個能力嗎?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好高騖遠,猴子摘玉米,或許也和阜陽一直發展不順有關吧。

    中國經濟發展到了一個窗口期,從先前單個城市的自我發展,到城市群差異化一起發展,這對于后發城市是前所未有的一個機遇期。但機會向來吝嗇,只給有心人,不是張三李四王二麻子見者有份的。國家的發展第一和領頭人關系密切,第二和國內民意有關,第三和文化傳統有關。其實地區發展也是一樣,領頭人的領導能力特別重要。比如東莞市,無論地理位置還是政治傾斜,在改革開放初期,都不占優,惠州中山珠海,這些占優的城市后來的發展全都落后于東莞,無他,領頭人的能力不同使然。阜陽當政者能夠在社會變革的機遇期愿意問政于民,就這一思想就值得稱道。

    現在國際熱點制造業是智能制造、物聯網、人工智能、5G、新能源。新能源界首太和可能搶一點,其他產業跟上機會不多,阜合工業區機器人感覺合肥不上心,后勁薄弱。以后阜陽產業盡量一個點聚集,形成上中下游產業鏈,全局域產業才是行業優勢競爭,一旦形成,資本人才市場全都到位。所以未來的阜陽發展必須區縣差異化競爭,每個區縣一個優勢產業,既防止內斗和重復性投資,又能夠形成拳頭產品,在中國可有一席之地。千萬不要大而全,而要小而精。百事通不如一事精。國家需要行業單一產品的極致,不鼓勵大路貨互相掣肘內斗。

    阜陽現在缺人,缺人的是表現在缺產業。阜陽1000多萬人口,可惜大多都是農村人,農村產業低端,就業機會太少,200多萬被迫在外地流浪。沒有辦法,阜陽制造業無法提供這么多工作機會。但是一個城市政治能力,人口也是一個參考值,雖不是絕對值,畢竟他和城市政治經濟交通文化有一點的關聯度。假如阜陽現在城鎮有2000萬人口,阜陽的政治絕對可以提高多個數值。這是現在全國城市搶人大戰的原因。

    能夠讓一個城市人口快速增長的還是傳統的電子、制衣制鞋等行業,這些行業現在不被先發地區看重,阜陽可以特事特辦。不要好高騖遠,你沒有能力拉高端產業,老老實實的從低端做起才是王道。中國復興就是這樣做的,現在專做高端的美國都岌岌可危,國際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的寶座,要拱手讓人了,接受者當然是中國。阜陽的當政者可以思考思考個中原因。

    一個良好的產業鏈是高中低通吃,就像自然界一樣從苔蘚植物、草本、木本植物再到隊伍,各種生物其中,形成一個生物鏈。當年東莞“騰籠換鳥”,打壓低端產業,后遺癥今日還沒有消化完。蘇州曾是長三角制造業的翹楚,太湖藍藻事件后,關閉大量的產業,以及后期工廠事故,相似產業大規模關停,搞得目前蘇州經濟增長在拖江蘇的后腿。深圳環保督查,大量的低端產業關停轉移,高端產業以及受損,畢竟高端產業那些螺絲、電子元件需要低端配套才能完成。

    未來阜陽絕對會從長三角先發城市轉移很多產業,如何讓產業在阜陽做大做強,生根發芽是一個問題。對于蘇州經濟今日的困局,有人對蘇州的領導非常的不滿,一人生病,行業吃藥,當年太湖藍藻,沿湖產業全部關停,而不是科學的治理,昆山中榮金屬制成品鋁粉爆炸,相關產業蘇州不歡迎。布匹的染整,蘇州也是粗暴要關停了事,這些問題加在一起,就造成了蘇州制造業的傷筋動骨,和經濟發展的乏力。未來阜陽一定不要犯東莞蘇州的病,有問題不要一刀切,要科學的找方法預防災害再發生,而不是一關了之。那不是對問題負責,而是推卸責任的高手。

    陳佩斯是我喜歡的藝術家,尤其是《主角和配角》這個小品,完美的詮釋了高明的配角如何搶戲,做出不一樣的成績。執政者也是一樣,只要真心為民,雖然先天條件不好,照樣可以傲視同儕,做出非同一般的成績。比如當年的東莞和剛剛鎮改市的浙江龍港。希望未來的阜陽也是如此。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70年代生于安徽阜陽,農民,初中畢業,從90年代一直在廣東打工,貌陋訥言慎行,知識貧乏無文憑,從一個工廠到一個工廠艱難為生。喜歡時政,縱筆直書,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活在虛擬魂夢里,也樂于享受這種生活。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