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強強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歲月靜好 - 孫強強首頁
黃金先天職能不足與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
2019-10-29
字號:
    我在去年曾經就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問題,寫過一段小文章,但可惜電腦系統出問題,不了了之,沒有完成,也沒有發表。這幾天看《觀察者網》,又有幾位先生就此事發表自己的觀點,感覺他們與我的觀點有出入。他們勾起了我的陳舊記憶,居于“它鄉之石可以攻玉”原則,所以我把自己的觀點也寫下來,與大家切磋學習。

    經過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洗禮,作為戰爭戰場的歐亞非大陸,昔日的繁華不再,財富不再,唯殘垣斷壁,衰草萋萋,滿目瘡痍狼藉。而遠離戰場的美國,一片欣欣向榮,燈火通明,成為戰后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美國為了制度上因循這種關系,長久成為生物鏈前端,1944年美國推動設計建立了戰后三大國際組織:

    一:政治上的聯合國組織;

    二:關于貿易的關貿總協定,既后來的WTO;

    三:貨幣金融體系,布雷頓森林體系。

    畢竟這篇文章就是講解布雷頓森林體系的,所以所以關于聯合國和關貿總協定,我們把它給和諧了,不再進入我們的法眼,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先人曾經說過:我不在乎誰做皇帝,只要我有貨幣發行權。

    對于一個政權來說,經濟是僅次于軍事的立國基柱,和平年代,和老百姓關系密切的就是經濟,而經濟這桿大旗表現最直接的就是國家貨幣職能各種杠桿微調。

    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的總舵主是英國,戰后是美國,不用說,爭奪國際貨幣霸權的是英美二國。美國出面的關鍵人物是美國前財政部助理部長哈里·懷特,英國出面的是經濟學家凱恩斯,各提出一套利于本國的國際貨幣體制。事后歷史,人們把美國提出的貨幣規劃稱為“懷特計劃”,把英國提出的貨幣規劃稱為“凱恩斯計劃”。但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英國本土一片廢墟,海外殖民地被美國強制要求獨立,和英國脫離關系。英國沒有能力與富得流油,軍事發達的美國競爭。所以美國“懷特計劃”得以勝出,畢竟美國給出的利益比兩手空空的英國利益誘人,美國拿著當年國際四分之三的黃金儲備,讓自己的美元貨幣和黃金掛鉤,各國貨幣對標美元,簽訂對雙方有約束力的《國際貨幣基金協定》,各國確認1944年1月美國規定的35美元一盎司的黃金官價,每一美元的含金量為0.888671克黃金。各國政府或中央銀行可按官價用美元向美國兌換黃金。為使黃金官價不受自由市場金價沖擊,各國政府需協同美國政府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維持這一黃金官價。同時規定,國際貨幣匯率聯動,不得單獨行動。

    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對于戰后的國際恢復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雖然這促成了美國貨幣霸權,但功就是功,過就是過。不能以過委功。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國際進入和平發展,但由于“美蘇爭霸”和美國資本外流,美國發生了多次“美元危機”。尤其是法國戴高樂當政,推行的“歐洲人的歐洲”,獨立自主的法國外交政策和對美國的敵視,以及對美元霸權的不滿,直接要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命。從1965年,法國就開始不斷地兌換美元,布雷頓森林體系維持越發艱難。1968年戴高樂詢問法國財政部目前有多少美元儲備,說23億美元,戴高樂要求全部換成黃金回國。這一連鎖反應,各國緊跟法國步伐,美國黃金支付發生危機。 1971年7月第七次美元危機爆發,尼克松政府于8月15日宣布實行“新經濟政策”,停止履行外國政府或中央銀行可用美元向美國兌換黃金的義務。

    1971年12月以《史密森協定》為標志,美元對黃金貶值,美聯儲拒絕向國外中央銀行出售黃金。至此,美元與黃金掛鉤的體制名存實亡。

    布雷頓森林體系的解體,大家向來都是認為的“特里芬難題”。但我認為和國際無政府割據勢力,和黃金先天不能當做生活消費品有關。

    人類的生命和政權,沒有永生的,都是階段性的,布雷頓森林體系特里芬難題你這樣看就正常了。更何況國際社會本身就是無政府主義,自然選擇競爭特別激烈,布雷頓森林體系快速的解體就在所難免了。

    另外黃金作為貨幣最終錨定物,也是布雷頓森林體系快速解體的原因之一。人類 向來都是把貨幣錨定物與生活消費品聯系一起,這樣即使你想做空貨幣,由于錨定物你需要消費,假以時日,你自己就已經把做空的資本杠桿給減少了。后來的石油美元就是這樣的,假如如法國故技重施,在石油美元交割期內,法國為了國計民生,必須消耗石油,這樣做空美元的杠桿就自我減少,甚至不復存在了。而且美元貨幣進入石油美元后,美國為了貨幣安全,使用債券,股票、期貨、保險,進行層層嵌套,再次發行到市場內。

    我記得2016年有個數據,2015年美國的GDP是18.04萬億美元,中國GDP是11.16萬億美元,當年的中國實體經濟已經超出美國很多很多了。但在金融資本市場,據說中國只有26萬億美元左右,美國高達760萬億美元。你可以想象美國金融資本各種嵌套再發行有多厲害,這也是2018年美國金融危機后,美國經濟難以復原的原因,畢竟互相嵌套的金融,相互聯系太深,肌理和膏肓,在嵌套的金融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表面的病灶和內部的病灶互相作用,無法向好。

    也正是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美元重新和消費品掛鉤,石油美元新生,美國為了美元貨幣安全,用債券,股票、期貨、保險,進行層層嵌套,再次發行到市場內,使美元貨幣流動性,非常的多樣與豐潤,所以,攻擊做空美元,就變得不太現實,這是石油美元沒有發生法國那樣的攻擊的原因。

    社會如何發展,人都要以基礎生活消費品為生,所以自古以來實體經濟發達的國家,貨幣也硬挺,目前的美國實體經濟已經空心化,無論它的石油美元設計的多么完美,不需要法國這樣的國家攻擊它的貨幣,石油美元的貨幣體系也沒有多久的生命了。

    【此文在微信沒有進行原創保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70年代生于安徽阜陽,農民,初中畢業,從90年代一直在廣東打工,貌陋訥言慎行,知識貧乏無文憑,從一個工廠到一個工廠艱難為生。喜歡時政,縱筆直書,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活在虛擬魂夢里,也樂于享受這種生活。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