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坤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瘋來鋒語 - 張志坤首頁
中美俄三國正在進行怎樣的“演義”?
2019-06-06
字號:
    從全球戰略格局出發,中美俄三國在當今世界地位突出、舉足輕重,這三個大國之間儼然乎構成了一個新的戰略大三角,于是,有中國人形容說,中美俄三國如今正在上演一場新的“三國演義”。

    筆者并不同意有關中美俄“戰略大三角”的說法(有關這個問題,請參閱筆者文章《可能到來的中美新冷戰將是什么樣》等文章),也認為當今世界中美俄三國之間的戰略關系同中國歷史上的魏蜀吳并沒有什么可比性。但既然三國演義的故事如此引人入勝,那我們也不妨也加以借用,看看現如今中國、美國、俄羅斯這三個頂尖戰略大國進行著怎樣的新戰略演義。

    當年魏蜀吳所謂的“三國演義”,其本質無非是他們之間的連橫合縱與攻防轉換。在連橫合縱方面,基本的態勢是吳蜀聯手對抗曹魏;在攻防轉換方面,蜀國方面總體上處于防御態勢,但它以攻代防,在戰術上取攻勢,在戰略上取守勢;而東吳則力圖謀取對曹魏戰略與戰術的均勢。所以攻防轉換主要發生蜀魏之間,蜀國各種戰術進攻一完結,最后的失敗也就接踵而至了,這就是他們之間的“演義”。換句話說,攻防態勢構成這種演義關系的核心與本質。

    那么,現如今中美俄三國是怎樣進行他們之間的連橫合縱與攻防轉換的呢?

    這就要看看他們各自之間的基本態勢了。

    首先說說中美之間的基本態勢

    就全球戰略總態勢而言,中國是發展崛起的新生力量,是新生戰略大國,而美國則代表守成勢力,正極力維護與加強自己領地與權威。如果簡單地拿非洲草原上的獅群做比,沒那么美國就像一個老獅王,而中國則是正在成長中年青的公獅,正在發展積累自己挑戰老獅王的力量與資本(這個時候,不管年輕的公獅怎樣信誓旦旦向老獅王輸誠,表示決不挑戰老獅王,但都無法讓老獅王放心,都必欲除之而后快)。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是戰略進攻一方,美國是戰略防守一方。

    具體到中美兩國之間的戰略關系上來,則是美國正在動員和組織其全球資源與力量發動對中國的圍剿與打壓,從最高戰略層面來講,這可以看做是攻勢防御,即以進攻代替防御,戰術上取進攻姿態。這等策略,類似于當年三國演義里蜀國諸葛亮對付魏國的辦法,也同當年中國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既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國民黨圍剿共產黨的情形相類似。當年共產黨在國民黨的圍剿下要輾轉突圍,尋求生存與發展,今天中國在美國的圍剿下也是一般無二。

    所以,現如今的中美之間的基本態勢是,中國戰略上進攻,戰術上防守;而美國則是戰略上防守而戰術上發動一浪高過一浪的迅猛攻勢。

    這是戰略新生力量十分艱難的防御時期。目前,中國的防守呈現如下兩個特點:

    一是對美奉行十分溫和的戰略態度

    中國官方在一切正式與公開場合闡述中美關系的時候,從來都十分注意避免使用“斗爭”、“較量”等詞匯;在一切國際事務中,也十分避免同美國發生正面沖突和對抗。這使人們看到,在美國所開列的一系列戰略異己對象中,中國是對美國態度最為溫和的一個,而俄羅斯、伊朗、朝鮮、古巴、委內瑞拉等則經常同美國對罵,甚至連美國的盟國土耳其都敢于對美國翻白眼,除極個別的事情外,中國對美國則基本未見有過這樣的態度。

    二是對美國采取“韜光養晦”的基本策略

    有人說,中國十八大以后放棄了“韜光養晦”。這種判斷其實并不準確。竊以為,中國是不是“韜光養晦”,主要取決于怎樣處理中美關系。通過聲勢浩大的中美貿易戰,人們已經看到,中國對美國仍然采取回避對抗、合理退讓和必要妥協的策略,這些東西本質上仍屬于韜光養晦的范疇,只不過相比于十大以前,回避、退讓和妥協的程度與廣度減少了許多而已。

    所以,現如今中國應對美國的攻勢,大致上采取三項具體辦法。

    第一,擴大對外開放

    具體舉措包括放寬市場準入,擴大中國金融服務市場的開放程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降低中國制造與創新的調門等。采取這些舉措的意圖,一方面在于讓美國解解怒、消消氣,總體上取悅西方世界;一方面繼續加大同西方各國的經貿聯系,降低美國孤立中國、與中國脫鉤的可能性和危險性。自從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有關中國將繼續擴大開放的宣傳與動作就一直大張旗鼓,喊得震天價響,這里面政治與經濟考量齊飛,戰略設計與策略手段并舉,所瞄準的主要目標仍然還是美國,成為中國應對美國圍剿攻勢諸般舉措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二,推動中美合作、共贏

    應該說,長期以來中國一直在推動中美之間的“合作”與“共贏”,這項舉措的戰略意圖之一,是旨在通過這個方式讓美國深切感受中國發展給美國所帶來的巨大利益,讓美國深刻認識中國崛起復興對美國霸權的積極意義而非消極影響。有關這個問題,此前有人將其概括為“中國發展壯大只會加強美國的領導地位,而不會削弱或挑戰現有的全球秩序”。這是一個十分驚人的戰略判斷,如果這樣極其重要的戰略性判斷能為美國所認可、所接受,那么美國上下自然就會不遺余力地幫助支持中國崛起復興的偉業了。

    當然,目前看來,美國并沒有接受這個判斷,但這并不妨礙中國繼續以“合作”“共贏”為戰略誘餌,以此來羈縻美國,或者至少羈縻其中的一部分。所以,自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中國加大了對美國讓權讓利的力度,表現在圍繞中興公司、華為公司以及議定中的中美貿易協議等各方面,進一步加大了中美“合作”、“共贏”力度、深度與廣度。

    第三,“關鍵是辦好自己的事情”

    這是最近一個時期中國思想輿論中相當醒目的一個提法,這個提法被當做應對中美關系變化的根本大計。目前看,這只是一種說法、論調或理念,因為任何時候、任何條件下都必須首先辦好自己的事情,對此歷來沒有什么疑義。但眼下之所以把這個論調予以空前地突出起來,原因在于要應對國內的政治氣候,應對國內所激起的激烈的民族主義情緒,這種做法,同前些年“落后就要挨打”式的安撫有異曲同工之妙,其意同樣旨在降低“憤青”們的勃勃怒氣,緩解由外部環境變化所引起的內應壓力。這也應該看做是中國應對美國攻勢的有機組成部分。

    上述這樣中美關系的攻防態勢,塑定了中美各自的戰略形象:美國咄咄逼人,滿口獠牙并面目猙獰,而中國則低眉順目,近乎逆來順受,實際上以柔克剛,運用中國所特有的“太極”功夫,簡單地說,就是“磨”、“熬”和“耗”。對美國霸權,中國要同它“磨”開來,“熬”下去,“耗”到底。

    這樣一來,在中美兩國之間的攻防互動中,美國不僅將贏足臉面與場面,甚至可以贏得一個個戰術上的勝利,但卻無法從根本上改變中國處于戰略進攻的總態勢。至于網絡自媒體經常所鼓噪說什么美國遏制圍堵中國遭受一個又一個失敗,純屬無聊的扯蛋。事實上,美國所遭遇的只是戰略失敗,而戰術上則得利很多,很少遭遇失敗。

    其次談談俄美之間的基本態勢

    俄美之間的較量早已經公開化、明朗化了,這一點世人皆知。但對于他們之間具體的攻防態勢則模糊不清。因為西方一直大力宣傳俄羅斯威脅與擴張,而中國的輿論則基本跟著西方后面起哄,加之國內勢力強大美國第五縱隊和眾多親美勢力的哄抬,于是,俄羅斯邪惡面目在中國就變得相當普及。

    但事實卻截然相反!實際的情況是,冷戰結束以來,北約就一直在向東擴張,不僅逼近俄羅斯的家門口,而且插足俄羅斯的后院;不僅對俄羅斯進行政治與外交孤立,而且還加深與加重對俄羅斯的軍事與經濟包圍,其用意是在扼殺前蘇聯之后,進一步扼殺俄羅斯,使之再次走上分崩離析的道路,以此來徹底和歷史性地解決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對抗。

    俄羅斯已完全明白西方的這一戰略企圖,并且基本上也丟掉讓西方放棄這一企圖的各種幻想,俄羅斯當前及今后一個歷史時期基本的國家戰略是,在西方持續和不斷加大力度的進攻與圍剿下,實現俄羅斯的生存、獨立與發展。

    這就是美俄之間基本的攻防態勢,即美國持續不斷展開全面的戰略進攻,而俄羅斯則手忙腳亂地竭力應對:先是在車臣,后來在格魯吉亞,接下來又在烏克蘭、波羅的海等地。美國是戰略性進攻,俄羅斯是戰略性防御。

    但是,俄羅斯對美國的戰略防御絕非消極防御,而是積極和強有力的反擊式防御,總體上看,俄羅斯積極抓住一切機會以攻代防,把攻勢防御的精神發揮到一個極高的水平。具體分析俄羅斯應對美國攻勢的辦法,可以概括出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堅定地以核武器打擊與摧毀為基本戰略依托

    俄羅斯深切地知道,同西方戰略對峙的天平已經傾斜得不成模樣,如果俄羅斯沒有可以全面徹底摧毀西方的核打擊能力,也許一場旨在徹底鏟除俄羅斯的全面戰爭早已爆發并勝利結束了。所以,俄羅斯的核打擊盾牌是俄羅斯最后與最可靠的救命索。正因為這樣,所以俄羅斯毫不猶豫、堅定不移地大力加強其戰略核打擊力量,不管全球范圍那些偽和平主義者怎樣咋呼,也不管美國當局怎樣拿“無核世界”或者戰略武器談判來忽悠,俄羅斯都“任爾東西南北風”,“咬定青山不放松”,毫不松懈將核武裝與核戰備保持在相當高的水平上,讓全世界都知道,一旦俄羅斯遭遇致命危險,俄羅斯就將毫不猶豫對敵人進行核打擊。這一戰略,將徹底摧毀一切敵人想武裝鏟除俄羅斯的企圖,其威懾所致,甚至令他們也不敢公開對俄羅斯訴諸武力。

    第二,遂行強有力的戰術反擊

    俄羅斯積極防御戰略的突出特點就是進行強有力的戰術反擊,普京決心堅定,意志堅強,在高超的戰略手腕支撐下,先后在格魯吉亞、烏克蘭、敘利亞等地都打出了強有力的反擊,下出了令世人贊嘆的先手棋與妙招,極大地改善了俄羅斯的地緣戰略環境與整體戰略態勢。顯然,普京對俄羅斯軍隊的整頓見到了真實可信的效果,現如今俄羅斯常規武裝力量盡管規模不大,但刺刀鋒利異常。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沒有誰敢于同俄羅斯打一場全面戰爭,而局部沖突又占不到俄羅斯的便宜。這樣一來,俄羅斯就獲得了相當明顯的戰略自由,獲得了相當寬裕的戰略活動空間。人們不妨設想,如果沒有俄羅斯軍隊在敘利亞的突出表現,俄羅斯還敢于伸手委內瑞拉危機嗎?即使把手伸過去,又有誰會對此當回事呢?

    但是,現在則不行了,現如今的情形是,俄羅斯在世界各地哪個地方伸手都舉足輕重,都不能不當一回事。這就是俄羅斯強有力戰術反擊所獲得的收益與成效。

    第三,打造新的聯盟體系

    毛澤東主席說過,政治就是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政治是這樣,戰略也是這樣,戰略運用的過程就是要把自己的力量搞的大大的,把敵人與對手的力量搞得小小的。古往今來、古今中外各種聯盟同盟之所以一直興旺發達,都是基于這樣的戰略需求,這個需求在今天也十分強勁澎湃。

    俄羅斯的戰略家們深悉此道,對此了然于胸。所以,他們抓住一切機遇來壯大自己的聯盟體系。土耳其和伊朗就是很好的例子。土耳其是北約盟國,長期以來都是美國的鷹犬與幫兇,在敘利亞危機期間還擊落了俄羅斯的戰機。但即使這樣,俄羅斯同土耳其的關系也玩出了一個驚人大反轉,俄羅斯正在向土耳其出售S--400防空導彈,此舉等于是在土耳其與北約之間打進一個強有力的楔子,美國對此已經怒不可遏,現在土耳其同美國同北約的關系已經岌岌可危,雙方已經同床異夢、貌合神離,失去了基本的戰略信任,所謂同盟已經名存實亡,俄羅斯事實上成了土耳其的盟友。這對于改善俄羅斯南部的地緣戰略環境,改善俄羅斯在對抗西方中的處境,具有極大的助益。

    伊朗也是這樣。美國對伊朗急欲除之而后快的企圖早已昭然若揭,一直都躍躍欲試要對伊朗動武,要武力消滅伊朗政權。但俄羅斯沒有為這樣的陣勢所嚇住,依然發展同伊朗強有力的軍事與戰略關系,在敘利亞軍事行動中派戰略轟炸機進駐伊朗機場,向伊朗出售現代化的武裝裝備,同伊朗在敘利亞戰場并肩戰斗,發展同伊朗的經濟關系,等等。現在,伊朗已經成為俄羅斯的準盟友,俄羅斯并不懼怕同伊朗的關系給自己帶來戰略負擔,也不懼怕這樣的關系會遭致美國的打擊,而是充分利用這樣的關系同美國較量,將其轉化為自己有效與有用的戰略資本。這等“乾坤大挪移”一般的功夫,著實令人贊嘆。

    除此以外,俄羅斯還積極發展同古巴、同委內瑞拉等國的關系,其戰略用意也是聯盟思維。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俄羅斯對美斗爭完全信奉并貫徹了這樣的法則。

    但是,美國所主導的西方對俄羅斯的圍剿與打壓是全面與全方位的,盡管在軍事攻防上俄羅斯能使出漂亮的手段,但難以改變政治外交上的孤立,也難以改變經濟上的持續困境,這種情形導致俄羅斯盡管可以贏得一個個戰術上的勝利,但難以改變戰略上的被動,俄羅斯在同美國的對抗對峙中的被動,今后還將加深加重,將持續相當長的一個歷史時期。

    最后看看中俄之間的基本態勢

    目前中俄兩國之間關系良好,但在民眾層面的認可度并不高,這種狀況反映出當代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等許多領域深層次的問題。但客觀上巨大的外部壓力將兩國緊緊地擠壓在一起,事實上,目前中俄兩國各自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幾乎沒有什么共同點,但卻存在巨大的戰略共同點,這就是中俄兩國都在遭受美國劇烈的攻擊,都在承來受自霸權集團空前巨大的戰略壓力,僅僅就靜態的角度而言,中國發展崛起將有效地牽制美國的戰略資源與力量,從而減輕俄羅斯的壓力;俄羅斯得到支撐而不被美國壓垮,也間接地助中國以一臂之力,現如今的情形是,如果俄羅斯被搞垮,中國戰略肩膀上的擔子將驟然加重,使之不堪重負,而假如中國被美國所搞定所掌控的話,俄羅斯則立刻面臨一場空前的災難,兩國現如今在戰略真正是“誰也離不開誰”。盡管中國的公知們長期以來大叫大嚷中美兩國利益深度融合,彼此誰也離不開誰,但其實這樣的叫嚷要么是虛張聲勢的鼓噪,要么就是別有用心的誘導,若是把這種形容移植到中俄關系上來,倒相當貼切和到位。

    在上述基礎上,中俄兩國彼此互動,使中俄之間的戰略基本態勢具有如下幾個特征:

    一是兩國較好地解決了“背靠背”的問題

    現如今兩國在傳統地緣方面沒有任何沖突,不但兩國漫長的邊界成為和平與不設防的邊界,而且就算在蒙古、中亞諸國、乃至朝鮮等這些傳統中俄互爭雄長的地區也沒有明顯的矛盾與沖突,彼此都非常在意各自的利益,互相都給予了高度尊重。俄羅斯將自己的戰略重心與主要指向,定位在面向歐洲的西方和面向太平洋的遠東,中國則置戰略重心于東南沿海,從鴨綠江到北部灣,中國主要的預設戰場在這個方向,兩國在戰略上背靠背,互相掩護,互為支撐。

    二是部分地解決了“窮幫窮”的問題

    必須承認,俄羅斯對中國的幫助十分巨大。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盡管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困頓不堪,但從前蘇聯繼承下來的巨大軍工遺產使俄羅斯仍然具有驚人的軍事技術優勢,而這一優勢是俄羅斯幫助中國的可靠資本。中國自建國以來有過兩次規模巨大的軍事現代化:一次是五六十年代的軍事現代化,包括掌握現代軍事技術,制造并裝備現代化武器等,這次軍事現代化幾乎全部外部助力都來自于前蘇聯,沒有前蘇聯的鼎力相助,中國不可能在建國短短一、二十年間就大步走上軍事現代化道路。第二次是1989年以后至今,這次大規模的軍事現代化也是在俄羅斯的大力幫助下實現的,這個期間中國所獲得的現代軍事技術與制造能力,很大部分來源于俄羅斯,俄羅斯是中國第二次軍事現代化最大的外部助力。與此相對應,從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末的中國西方蜜月期,中國從西方獲得的軍事技術與制造能力屈指可數、寥若晨星,少得十分可憐。盡管現如今俄羅斯已經把手中可賣的東西折騰得差不多了,對中國的優勢已經不很突出,但目前仍在若干至關重要的技術方面給予中國以寶貴的支持。不妨設想,如果沒有來自于俄羅斯的巨大支持,中國的軍事現代化將變得如何艱難坎坷呢?

    與此同時,中國對俄羅斯的政治與經濟支持也十分重要。在經濟方面,同中國的經貿聯系現如今成了俄羅斯不可或缺的血液臍帶,特別是幾條巨大的石油天然氣管道安全可靠,每時每刻都把來自俄羅斯的原油天然氣成千上萬噸地輸往中國,既保障了中國的能源安全,也保障了俄羅斯經濟命脈的穩定,在相當程度上使俄羅斯得以擺脫西方經濟制裁與石油戰爭所造成的危機。現在,俄羅斯與西方的經濟關系風雨飄搖,極大地受制于雙方的政治矛盾與戰略沖突,而同中國的經濟關系則成了可以信賴的避風港,具有可靠的安全性。這對處于嚴重的戰略危機中的俄羅斯而言,無疑彌足珍貴。

    三是存在表面而缺少實質的“肩并肩”問題

    近些年來,中俄兩國各種類似于“手拉手”、“肩并肩”之類的軍事演習搞了不少,而且也搞得很熱鬧,但在筆者看來,很多都屬于表面文章,虛張聲勢的成分居多,抱團取暖的涵義明顯,并不具備共同作戰、聯手對敵的實質,簡單地說,并不是軍事戰略上“肩并肩”,也沒有打算共同構筑一個戰壕。中俄兩軍的關系仍然功利與實用主義占上風,相比較而言,中美軍事關系更受到中國軍方的青睞,盡管這種關系很大程度上就是蒙騙與欺詐,但仍然為一些人所樂此不疲。

    這里面的深層次原因耐人尋味。筆者以為,這恐怕是未來歷史研究中的一個大命題。說到這里,人們不能不注意到中國的“公知”們對中俄關系的各種批評,這些人不僅堅決反對中國同俄羅斯結盟,而且通過媒體或所謂的學術研究,極力營造當年中蘇結盟中國吃大虧的輿論,好像當年蘇聯幫助中國建立完整工業體系、幫助中國武裝力量全面換裝蘇式現代化武器把中國坑害十分慘重一般。同時,他們也把當年同中國結盟的朝鮮、越南說成什么“白眼狼”,一時間弄得“白眼狼”理論相當流行,好像中國今天也應該遠離朝鮮、越南,把他們推給美國才夠意思似的。他們拿歪曲的歷史來說事,其真實用意就是配合美國徹底孤立中國,迫使中國在美國的圍剿打壓面前失去一切可操作的杠桿,其中有人甚至主張中國廢除核武器,癡心妄想要中國自我解除核武裝,其用意更是十分歹毒可憎。

    所以,現如今的中俄關系仍然政治基礎不牢,經濟基礎也需要向深度廣度拓展,而兩國在軍事戰略上還相當地游離。有的時候,為了不引起美國更大的“焦慮”,甚至還要人為地限制或約束中俄聯手的深度與廣度。

    也許正因為這樣,所以有人才將今天的中美俄比做當年的魏蜀吳,不然的話,如果中俄結盟,那就不存在什么三國演義,而將又是兩個陣營了。

    那么,現代版的中美俄“新三國演義”將有怎樣的前途與出路呢?

    這個現代版的“新三國演義”完全不存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可能,因為現代這三國與中國古代的三國歷史性質截然不同。中國歷史上的三國說到底是國內的政治斗爭,是政權死活,無關乎民族興衰,而現代版的新三國是全球范圍上的“三國”,彼此所進行的是戰略斗爭,事關民族的興衰存亡。當然,中華民族、俄羅斯民族和美利堅民族都有頑強的生命力,歷史已經屢次證明,中華民族和俄羅斯民族能戰勝任何歷史危機,美利堅雖然其政治家號稱把很多挑戰者都掃進歷史垃圾堆,但中華民族與俄羅斯民族從未被任何人掃進過歷史垃圾堆,他們同樣也都能接受任何挑戰。這樣看來,這個“新三國演義”也許不會有什么別的出路,唯一出路就是使之變得更加合理與公正。必須強調的是,美國注定將無法實現其戰略目標,因為它既想搞垮俄羅斯,同時也想搞垮中國,這樣的目標超出美國的戰略能力,不管美國多么強大,也都無法做到。人類的歷史經驗證明,帝國的垮臺往往源于追逐不可企及的目標,當年的羅馬帝國是這樣,后來拿破侖帝國是這樣,大英帝國是這樣,希特勒還是這樣,今天的美國也一定是這樣。從這個意義上說,“新三國演義”中的失敗者必將是美國,“演義”的結果就是美國霸權的終結,這將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這樣的結果,應該說就比較合理與公正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人長期從事教育工作,屬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謂“在行恨行”,本人對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卻對國際政治、戰略問題情有獨鐘,幾年來撰寫了大量文章,盡抒杞人憂天之俗情,渾不知自己是吃幾碗干飯的。這大概也折射出了當代中國社會的一種新面貌,即:當今中國今雖則處在市場經濟下欲望澎湃的時代,但來自于基層老百姓之愛國、憂國與強國的呼聲及沖動依然強烈,這必將形成一種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戰略威懾。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所以本人樂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計收獲,冀以愚者之千慮,俾達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