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452)
2019-06-18
字號:
    信仰與世俗

    報載:谷歌數千員工抗議參與美軍項目  其利用人工智能技術解讀視頻形象,被用于改善無人機的打擊精度。抗議書已逾3100日簽名,可見硅谷與聯邦政府之間的文化沖突,且隨著尖端技術越來越多用于軍事目的,沖突可能升級。但并非所有谷歌員工都有這種理性主義立場。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經常說,其核心目標是提高美國軍隊的“致命性”。公司解釋說,他們參與的梅文計劃本質是“非進攻性的”,谷歌產品不會創造出無需人操作的自動武器系統。外界普遍認為,谷歌會與亞馬遜、微軟等競爭一份時間長、數額大合同,向國防部提供云服務。(2018-4-6-7)

    思考:信仰的本質是什么,就是思想的超越性(抱有并踐行那種超越現實現存現狀的思想觀念)。想當初,50多年前的文革伊始時,懵懵懂懂十八歲的楊小凱也有那種“胸懷祖國放眼世界”之超越高亢的思想信仰;他面對社會亂狀而生殷憂,于是一篇《中國向何處去》便驚詫四方。可是自己也由此而因言獲罪入獄。巧的是,他在獄中卻碰上了另一位信奉基督教信仰的牢友,其超越性思想集中在認定人的有罪本原(本身)。由此只有不斷行善贖罪,才能死后升入天國極樂世界。于是那位牢友平常總是搶著重難險臟累的活干,遇到別的牢友有什么被批斗的麻煩來了也總愛主動往自個身上攬以代人受過。楊小凱為之曾很有感觸,并為之留下過思考文字。

    敝人也是從楊小凱彼時走過來的那一代人。同樣也與他一樣喜歡思索那些宏微大小各樣事物的內在機理規律。想多了后,就愈發覺得因對我們這個人類主宰的世界,欲要得到不斷的改善創新發展,一定的精神信仰怕是斷斷不可或缺的根本所在。俗話真是說得好哦,沒有信仰的民族是危險的。想想五六十年代的社會風氣,官場那么清廉,人們那么純善,社會那么正氣,還真是夜不閉戶道不拾遺之景了——記得六十年代暑假時常乘船去鄉下,途徑大街小巷,滿街都是通夜睡在竹床門板上市民,但從未聽說誰家遭到偷盜強奸的情況(并不是全盤肯定,如無休無止的階級斗爭就很不好)。那是什么造成?根子無非還是幾十年革命遺留的那份可貴的超越狹私利益的為公性思想信仰啊。可是自從八九十年代開始回潮傳統世俗功利的觀念文化而離棄拋棄那個革命信仰后,我們小時候曾經聽聞過的舊社會坑蒙拐騙賴黃賭毒黑腐就相繼蜂擁而出來咯。問題是社會還有許多否革命舉傳統的擁躉哩!

    為什么許多人都那么擁躉這種世所罕見(僅見?!)的傳統世俗功利文化呢。據我很有限的觀察思考,這種擁躉分子可能還是更多的集中于大約70年代左右出生的知識分子中間,他們對更早的過去時代缺乏親身經歷,且又受到媒介關于那個時代愚昧混亂窮困等模式化敘說的影響,加之還有對過去舊社會的什么大師呀、良善呀、淳樸呀等情況的片面性渲染,于是就這樣指馬為鹿般的離異革命文化而膜拜起傳統文化來了。更重要更根本的原因則可能是我們的哲學教育在認識認知論上的偏執影響。眾所周知,過去過來我們總是強調唯物主義反對唯心主義,強調思想必然來自實際必須符合實際(其思維方式的本質實屬源遠流長的世俗文化范疇),以至于營造了一種跳不出現狀時世(“識時務者為俊杰”)所限的短淺性思考方式。如著名大學教授也都發出奇文曰《“毫不利己,專門利人”是一種病》,此見何其短視哦。

    從集中的理論邏輯看,人類因為擁有獨具的超強大腦,所以成了唯一的觀念性動物——縱觀人們不同的行為方式、族群特點以及文明類型的形成本源,無一不是和其源遠流長的觀念文化或精神信仰內涵的不同思想意識相一致的。解放前夕,毛澤東與黃炎培那段有關中國幾千年歷史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循環停滯周期律的著名談話至今仍然可作上述之注腳。黃歸納的周期律說穿了就是中國世俗文化或官本位文化難免腐敗繼而引起社會潰敗的內在規律性,前些年它不正在我們四周活活的上演著么( 只是近些年才在強勢領導者的鐵腕反腐中得到遏制)。毛應對黃讓中國跳出周期律的路徑原則很好,靠民主(那是革命信仰是占社會思想主流的!)。可是,西方的民主如何在東方操作,實際上很難辦到辦好,這便留下了長期性的遺憾(徹底解決解答此題,需要找出民主的本質所在,結合中國思想文化的諸多特點來創新中國式的民主政治)。

    從本報道也可反觀人家不同思想文化之下的社會運動諸特點。幾千年流傳的基督教信仰,幾百年主流的基督教新教信仰,其內涵的超越性思想是有所不同的。比如我瀏覽過洋洋大幾十萬字的圣經,其代表古老(4000多年)猶太教的《舊約》部分,就比存世700多年的新教《新約》部分的思想內涵有所不同,前者講報復講暴力講等級的地方有不少,后者則基本不講這些了,尤其是其《馬太福音》那章,更是充溢著講平等講和諧講博愛的超越性思想意識。讀完我就想,人家美國二百多年來為何發展走勢那么持恒性的強勁,除了其大國的規模效應之外,更根本的應該還是其新教新約思想的影響罷。從本報道中所說聯邦政府和谷歌員工們的“文化對立”言,能不能將之歸類于文化與政治的某種程度上的分歧或對立更妥。文化是長期的趨勢,政治是短期凸顯,背后都是極其復雜的人類超強大腦的觀念碰撞糾纏和磨合過程。美國是這樣,中國也是這樣。由此看去,預期以后,未嘗不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