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興瑞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云臺劍俠 - 盛興瑞首頁
沉渣是怎樣泛起的?
2019-06-14
字號:
    在當今主流經濟學界,有一個不雅的比喻,說豬如果處在風口上,也能飛起來。把一些順應形勢發展需要創建起來的企業,也包括那些順勢而為進行投機的投機人,比作“飛豬”。意思是說不管你如何笨拙、懶惰、落后,只要趕上機會,或者說只要會投機,就可以讓你迅速暴富起來。至于飛起后的結果如何,那人家就不管了,反正告訴你一個道理,如果想飛,是可以這樣飛起來的。羅玉鳳就是悟到了這個比喻背后的道理,自己爭著去做這樣一頭“飛豬”的聰明人。

    聽說了網紅羅玉鳳被全網封殺的消息,不僅讓人高興不起來,還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形勢所迫,也算是一種無奈吧。而如此的無奈,不知道逼迫我們的精英做出這種無奈選擇的那陣風過去后,形勢一旦有所好轉,我們的精英又會咋樣?這不能不讓人擔心。因為我們看到的僅僅是封殺羅玉鳳,并沒有看到對泛起這個沉渣、吹起這頭“飛豬”的妖風有什么認識,用什么措施來剎住這股妖風,避免這樣的沉渣再度泛起,避免這樣的“飛豬”再次飛起,乃至在中國的上空群魔亂舞、到處亂飛。

    就羅玉鳳的素質,做一個種土豆的農民都做不好,做一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都不合格,做一個小學教員就更不配了。再看羅玉鳳的表現,看不到她身上有任何的藝術細胞,不要說在什么工業文明、信息文明的社會環境下,就算在信息比較閉塞、文化相對比較落后、文明程度相對比較低的偏遠山區的農村,也不會是什么人都追捧的明星,而是人人見了倒胃口的怨婦、人渣,或者是人人見了都會鄙視、嘲笑、躲避的病態之人。可就是這么一個怨婦、人渣,一個滿嘴瘋話的病態之人,不知為什么在工業化的今天的中國,卻成了擁有千萬粉絲的網紅,成了一些中央電視臺的著名主持人前往工作的、聲稱不炒作不媚俗的某著名媒體新聞客戶端的簽約主筆,一篇網文就有二十萬的打賞。

    真的搞不明白什么人在什么樣的思潮影響下在追捧她?什么樣的媒體出于什么樣的目的需要這樣一個爛人做簽約主筆?又是什么樣的人在怎樣的心情刺激下在給她打賞?不是提倡抓鐵留痕的工作作風嗎?能不能不要僅僅是封了她,而是進一步做點工作,搞的更清楚點,告訴大家,她的這上千萬的粉絲是怎么回事?都是些什么人在粉她?讓那家著名的新聞媒體給大家解釋解釋,為什么要簽她做主筆?這算不算媚俗炒作?我們的有關部門,能不能對這些媒體平臺采取點措施,如果他們不對此進行合理的解釋,也能對他們做出點硬氣的事情來?反正,我是真的懷疑中國會有上千萬人去粉這樣一個人的。我是真的懷疑一個中國那么著名的媒體,正常經營,會去簽約這樣一個人做主筆的。我是真的懷疑哪個正常人會去給這么一個人進行打賞的。

    說實在的,我是很不愿意看見這么個人整天在你眼前晃悠的。看見她,我腦海中就跳出一個問題,也就是這篇文章的標題,沉渣是怎樣泛起的?“飛豬”是怎樣飛起來的?改革開放,中國人付出那么大代價好不容易能吃飽飯了,弄這么個人在你眼前一晃,再好再多的東西也都吃不下去了,不惡心的把吃下去的吐出來就不錯了。好像在寓意著,有些人就是要讓你吃不好、讓你把吃下去的都吐出來。有人說你吃你的,人家吃人家的,你活你的,人家活人家的,你憑啥不讓人家活?你別說,這樣的問題挺普世、挺高尚、挺理直氣壯的。是的,人家咋活是人家的自由,你憑啥不讓人家這樣活?對于這樣的問題,我們今天的人都能夠很好的回答上來嗎?這樣問題的背后沒有透著一種動機和目的嗎?當我們面對這樣的問題,如果我們都回答不上來,我們是不是有一天也會學著她那樣,去追求自由、侵占公地、幻想著也能變成一頭“飛豬”飛起來呀?

    實際上,能夠理直氣壯地替她問出這樣的問題,絕對是有目的的,絕對是有利益導向的,也絕對是一種狡辯。不要說是你喜歡不喜歡她了,就是她的親人,要他們找到一個支持她的理由,除了這種絕對的自由意識,都挺難的。跟著這樣一個人做親戚,會感覺很丟人的。可就是這么一個人,卻有著千萬粉絲、成了某著名媒體的簽約主筆。為什么?怎么解釋?這就是一個絕對自由化的問題,就是一個公地悲劇的問題,不過要回答好這個問題,是對公地悲劇的另一種解釋罷了。現在的中國,可能大家都知道了公地悲劇的一種解釋和處理辦法,也都接受了這樣一種解釋和這種處理辦法,就是在公地上,根據現有占有狀況明確產權,然后彼此根據市場原則進行協商,最后達成協議,進行彼此間的相互交易。就好比羅玉鳳的存在問題,在公共場合,放棄公共場所的管理權限,由包括羅玉鳳在內的每個公民自己選擇占有,然后對占有明確產權,告訴羅玉鳳等有權在這里占有一定的空間進行胡鬧,這個空間就是她的私人空間,私人空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這個空間內,她有絕對的權力。如果其他人不想看著她胡鬧,就必須和她進行談判,給她支付一定的對價,來購買她的對胡鬧的放棄。否則,你必須忍受她的胡鬧,因為這是她的權力,私有產權神圣不可侵犯。這就是某些人問的“憑啥不讓人家活”的由來和理由。

    可是,如果大家都認為這是公地,而且這就是誰都不能私人占有的具有自然壟斷屬性的公地,誰要是私人占有,就可能侵害別人的權利,只能共享使用,并由大家約定好,制定公共場所進入和共享使用的規矩,違反規矩就剝奪她的共享使用權,把她趕出這個場所,這是不是也是一種解決公地悲劇問題的辦法?在人類社會演進的過程中,這樣的解決公地悲劇問題的先例、成例是不是也有很多呀?比如,我們都崇尚的民主,不就是社會公權力不能私人占有,私人占有就一定會侵害別人的權利,只能公有,并在一定的規矩約束下為人民服務,讓人們共享這個公有資源。如果哪個人把社會公權力私有,為個人或集團利益服務,就是腐敗,就不能尊重和維護他的這個權力,就必須把他清除出公務員隊伍,也有權把他清除出公務員隊伍,剝奪他的工作權而不算侵害他的私人權利。還有,在家里穿不穿衣服不會有人管你,但你走出家門進入公共空間,如果你忘了穿衣服,估計是包括你自己在內,誰都不能原諒的錯誤,你的這個權力也是不會得到保護,一定會有人站出來幫你糾正這個錯誤并得到大家普遍支持的。

    所以,我們認為,羅玉鳳不過是個工具,是個被一些有心人利用的工具,一些有心人利用這個工具在給人們傳遞一個信息,在潛移默化地想改變人們的意識,灌輸給人們一種新的意識,這個新的意識就是公共空間是誰都可以隨便占有,并且占有了就可以確權并加以保護的。你只要放下道德約束、不考慮別人的利益、堅持個人私利最大化原則,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去侵占公共資源,然后利用你占有的公共資源和別人談判,逼迫別人付給你對價,這就是今天中國有人想要追求的主流意識。而羅玉鳳不過是一個一些想要追求在中國實現這樣一個主流社會意識的實現工具,所以,他們才會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顧新聞媒體的名譽,不講新聞媒體的誠信地對她進行支持和鼓勵。當人們逐漸地放松對傳統的主流意識的堅守,慢慢地接受了羅玉鳳的時候,也就在慢慢的接受了羅玉鳳背后那些人想要給中國人灌輸的所謂主流意識,這些人的目的也就達到了,這些人在羅玉鳳身上所有的付出,也就值了,就一定會有回報。因為今天的中國,有太多的公地可以去放下道德的約束去占領,并根據這樣一個占領去博取個人和集團利益最大化。如果我們擋住了羅玉鳳的侵占,就樹立了公共意識,就走上了新的文明,就等于擋住了她背后那些人的各種侵占。如果我們擋不住羅玉鳳的侵占,那么她背后那些人的侵占,就變的理直氣壯起來。這就是羅玉鳳這個沉渣能夠泛起、這頭“飛豬”能夠飛起的原因,就是羅玉鳳背后那些人泛起這個沉渣、放飛這頭“飛豬”的根本原因。

    改革開放,沒有人讓你侵占公有財產實現私有,而是要讓你憑自己的勞動建立自己的私有財產和產權。改革開放,不是在搞資產階級自由化,不是在搞虛偽的資產階級偽民主,而是要在新的社會文明的基礎上建立人類社會的新的、真正的自由民主。改革開放,直到今天,也沒有哪個人說就是在搞全面私有,全面私有了,就等于把改開否定了。工業社會,一定是公有化程度高于農業社會的社會。只有這樣,才能說明人類的文明是在向前發展的。我們不忘初心、砥礪前行,追求社會主義社會在中國的實踐和實現,一定是追求人類的文明和進步的,一定是追求比農業社會更加文明進步的,也一定是在追求一個比農業社會公有共享程度更高的社會實現的。一些人也知道他們的動機和目的不得人心,所以,他們并不敢理直氣壯、明目張膽地進行全面私有的宣傳,只能想方設法的借助各種方式和手段來改變人們的意識,利用各種方式來實現既成事實,把人們的意識導入到農業社會,把中國的社會現實改變成全面私有的現實,然后他們就可以利用他們占有的各種條件和資源實現公有資源的私有化,最終迫使百姓和社會向他們付出對價,來實現他們的個人利益最大化。而捧出羅玉鳳這樣一個網紅,就是他們實現這樣一個目的的手段之一。

    因此,羅玉鳳現象不應該是改開過程中應該出現的正常現象,而是一種背離改開出現的一種不正常現象。是有一定影響、并有一種力量操縱、有目的的要把改開導入到邪路上去的一種破壞改開的控制手段。看見羅玉鳳感覺惡心,反對羅玉鳳又沒有理由,就好比看見一些人的侵占不滿,反對這樣的侵占又沒有理由一樣,也就讓一些人達到了他們控制改開,把改開引向邪路、把人們的意識導向錯誤境地的目的。羅玉鳳這個沉渣之所以能夠泛起,羅玉鳳這個“飛豬”之所以能夠飛起來,就是有這樣一股妖風把她吹起來的結果,就是想達到這樣一個目的的手段。要想杜絕羅玉鳳現象的出現,僅僅封殺羅玉鳳是實現不了的,需要做的是盡快剎住吹起羅玉鳳的那股妖風。而這股妖風,就是在中國改開過程中,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利用改開實現全面私有。如果我們不能剎住資產階級自由化、剎住全面私有化這股妖風,封殺了羅玉鳳,還會有更多的羅玉鳳泛起、飛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名張強。草野思想庫理事會理事成員,民間思想者,民間智庫河南復興經濟科學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創辦人。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