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山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東方老道 - 包海山首頁
賺錢是最大的需求,通過資本促進資源優化配置
2019-06-13
字號:
    在特定的歷史發展階段,之所以賺錢是人的最大需求,是因為錢與人的現實需求和發展階段等都有關系。

    馬斯洛需求理論將人類的各種需求依次分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會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五個層次。把這五種需求與經濟條件聯系起來,又分為三個階段,即滿足生理和安全的生存需求的溫飽階段,滿足社會和尊重的歸屬需求的小康階段,滿足自我實現的成長需求的富裕階段。可見,人的現實需求與發展階段都與錢相關,錢越多越有條件滿足更高層次的需求并進入更高的發展階段,因此在特定的歷史發展階段可以說賺錢是人們普遍最大的需求。

    當然,這些也只是一個概率問題。由于自身素質、家庭背景、社會環境等不同,每個人的現實需求和發展階段也不一樣。富裕的人不見得能自我實現,錢少的人不一定不能自我實現。

    就自己經歷而言, 在鄂爾多斯市水利工程局從事過鐵路、電力方面的大口徑灌注樁基礎工程,扮演過施工現場總指揮角色,賺過錢;也當過內蒙古興蒙邊貿公司經理,主要是在二連浩特市與蒙古國客商做生意,第一筆生意是從蒙古國進了2個火車皮的木材,賺了4萬元人民幣。但是,對于我來說,很想賺錢,錢真是個好東西,我喜歡;然而,為了賺錢所做的很多事情是無奈的,是迫不得已的,簡單重復性工作,身體勞累,心更受罪,我厭倦。 想想看,在人的一生中,如果為追求一種所喜歡的身外之物而過自己厭倦的使身心勞累受罪的生活,那就得不償失、虧大發了。于是,我逐漸退出了原來的圈子,開始了新的探索。這種改變要付出代價,要承受和應付得了來自社會、家庭以及自己內心的各種不理解、質疑、不滿、抱怨、困惑和壓力等等。如今已經到了耳順之年,過了大半輩子,再回過頭來看看,我是幸運的,能夠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用最寶貴的時間和精力做自己最感興趣和熱愛的事情,覺得是人生最大的幸福。這就是在適應商品社會關系與保持人的自然天性之間尋找某種平衡。

    當初,我在困惑、無奈、好奇、向往中想過,人們有沒有可能做自己感興趣和熱愛的事情,從而成就更有價值的事業而賺更多的錢?當時覺得,在《資本論》里有賺錢的秘方,學懂了《資本論》或許就既能成就事業也能賺大錢。現在幾十年過去了,讀過馬恩全集,學過幾遍《資本論》,努力創新發展馬克思理論,意識到當初的直覺是對的。

    馬克思寫《資本論》的“最終目的就是揭示現代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而我們通過學習和研究能夠認識和把握現代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是令人欣慰和自豪的。草根網聚焦財經、每日經濟新聞網、鳳凰網財經等媒體刊載過我的文章《“賭王”“豪賭”, 同輸共贏——反映中國經濟轉型發展的鏡子》。我的感覺是,只有學過《資本論》,能夠認識現代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的人,才會寫這樣的文章。

    2012年,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和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在經濟年度人物頒獎現場立下“十年億元”的豪賭。時過一年,兩人再度同臺,王健林稱贊馬云“更厲害了”,而馬云則稱對方“進步很大,轉型了”。讓人意外的是,兩位“賭王”在2013年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典禮上,又見證了小米公司董事長兼CEO雷軍和格力集團董事長董明珠的另一場“五年十億”的“豪賭”。雷軍表示,互聯網時代重新做消費者營銷的時候到了,5年之內,如果小米營業額擊敗格力,“董總輸我1塊錢就行了”;而董明珠則反擊,“我告訴你不可能”、“我跟你賭10個億!”

    對現在出現的這種“賭局”背后的內在本質規律,一百多年前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談到信用的作用時說過:一個人實際擁有的或公眾認為他擁有的資本本身,只是成為信用這個上層建筑的基礎。成功和失敗同時導致資本的集中。社會財產為少數人所占有,而信用使這少數人越來越具有純粹冒險家的性質。因為財產在這里是以股票的形式存在的,所以它的運動和轉移就純粹變成了交易所賭博的結果;在這種賭博中,小魚為鯊魚所吞掉,羊為交易所的狼所吞掉。信用制度固有的二重性質是:一方面,把現代生產的動力——利用和支配別人勞動的辦法來發財致富——發展成為最純粹最巨大的賭博欺詐制度,并且使占有社會財富的少數人的人數越來越減少;另一方面,又是轉到一種新生產方式的過渡形式。

    資本集中規律的微妙之處在于,一方面看似占有資本的人數越來越少,另一方面又是轉到一種新生產方式的過渡形式。資本屬于個人擁有是虛擬的,而只有轉化為社會生產能力才是現實的。資本的所有權和使用權具有可分離性,而擁有使用權比擁有所有權更重要、更現實。在社會總資本不斷高度集中、直至達到極限的過程中,只是擁有所有權的“資本家則作為多余的人從生產過程中消失了”。從資本的所有權的高度集中與資本的使用權的全民人格化的角度來看,馬云和王健林、雷軍和董明珠這些“賭王”的“豪賭”,結果一定是同輸、共贏。

    先說同輸。他們的輸贏靠市場競爭來決定,由競爭和集中的規律來決定。馬克思說:“不管已被采用的生產資料的力量多么強大,競爭總是要把資本從這種力量中得到的黃金果實奪去:競爭使商品的價格降低到生產費用的水平;也就是說,越是有可能便宜地生產,即有可能用同一數量的勞動生產更多的產品,競爭就使更便宜的生產即為了同一價格總額而提高日益增多的產品數量,成為確定不移的規律”。競爭的規律迫使“賭王”坐臥不寧,無論他們的技術多么先進,生產能力多么強大,競爭總是要把在競爭中得到的東西,在更大規模的競爭中再被奪去,而且已經“把他為對付競爭者而鍛造的一切武器倒轉來針對他自己”;“這也并不取決于個別資本家的善意或惡意”,自由競爭使現代生產的“內在規律作為外在的強制規律對每個資本家起作用”。

    后說共贏。“賭王”的資本在更大規模的競爭中再被奪去,是因為新的更高一級的勞動生產和經濟組織方式將會形成,能夠有效協調和整合阿里巴巴、大連萬達、小米公司、格力集團的各種資源和實際利益,使資本形成更大的社會力量。如馬克思在談到“股份公司的成立”時所言:1.生產規模驚人地擴大了,個別資本不可能建立的企業出現了。同時,這種以前由政府經營的企業,成了社會的企業。2.那種本身建立在社會生產方式的基礎上并以生產資料和勞動力的社會集中為前提的資本,在這里直接取得了社會資本(即那些直接聯合起來的個人的資本)的形式……這是作為私人財產的資本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本身范圍內的揚棄。3.實際執行職能的資本家轉化為單純的經理,即別人的資本的管理人,而資本所有者則轉化為單純的所有者,即單純的貨幣資本家。而這個資本所有權就同現實再生產過程中的職能完全分離,正象這種職能在經理身上同資本所有權完全分離一樣。在股份公司內……這種財產不再是各個互相分離的生產者的私有財產,而是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財產,即直接的社會財產。這是所有那些直到今天還和資本所有權結合在一起的再生產過程中的職能轉化為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單純職能,轉化為社會職能的過渡點。

    對于資本家為建立以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為基本原則的共產主義社會奠定基礎的過程,馬克思說:“作為價值增殖的狂熱追求者,他肆無忌憚迫使人類去為生產而生產,從而去發展社會生產力,去創造生產的物質條件;而只有這樣的條件,才能為一個更高級的、以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為基本原則的社會形式建立現實基礎。只有作為資本的人格化,資本家才受到尊敬。”

    只要存在資本,就必然會有管理和執行“資本”社會職能的專“家”即資本家。馬克思指出:“發展社會勞動生產力,是資本的歷史任務和存在理由。資本正是以此不自覺地為一個更高級的生產形式創造物質條件”。資本的存在理由和歷史任務是發展社會勞動生產力,而資本家是利用資本發展勞動生產力的“社會機制中的一個主動輪”。在為一個不再需要資本的更高級的生產形式創造物質條件的全過程中,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都有存在資本的理由,只是資本主義資本具有盲目性,表現為“不自覺”,而社會主義資本將內含科學性,表現為自覺而主動。在資本主義,主要靠私欲、貪婪、競爭、剝削獲取剩余價值,而在社會主義,主要靠大公、理性、合作、奉獻創造更多的剩余價值。通俗講,真的想為人民服務的人們形成合力,自覺、主動、科學地應用資本的運作規律,為一個不再需要資本的更高級的生產形式創造物質條件,那就是學科社會主義。這是人類共同的追求,而這方面的理論創新將是人類系統性學科知識體系中的最大知識增量。

    人類要構建利益和命運共同體,那么必然在全球性的主體、空間、制度、價值等維度相對接與融合,各國人民必然會彼此理解、相互包容乃至促進“全球兩制”一體化融合發展,而人類能夠共同從盲目資本主義向科學社會主義平穩、和諧轉型發展的重要標志,將是改變資本的內在實質,體現人的主體地位,發揮資本的工具作用。

    馬克思說:“只是由于積累起來的、過去的、對象化的勞動支配直接的、活的勞動,積累起來的勞動才變成資本。資本的實質并不在于積累起來的勞動是替活勞動充當進行新生產的手段。它的實質在于活勞動是替積累起來的勞動充當保存并增加其交換價值的手段。”

    其實,是過積累起來的勞動支配現在直接的活勞動,還是現在直接的活勞動支配過去積累起來的勞動,這取決于哪個能量更大。我們從三個方面能夠看到改變資本實質的必然性:1.科學文化是在過去勞動中形成和積累的,同時也是現在直接活勞動所掌握和發展的,因此當科學文化成為第一生產力并在生產力體系中發揮決定性的指數效應,而且科學文化成為改善社會生產關系的第一法寶時,現在直接的活勞動將有條件有智慧有能力支配過去積累起來的勞動;2.當只有在創新和共享中才能無限增值的科學文化,成為社會財富和社會資本主體時,這種共享性和無限增值性決定了,現在直接的活勞動在創造剩余價值時,便可以使社會資本具有為未來活勞動提供服務的功能;3.隨著現在直接的活勞動具備幾十天之內就能夠使真正有價值的科學文化總量翻一番的能力,隨著資本具有為直接的活勞動提供服務的功能,人類不僅可以改變資本實質,而且還能夠通過不斷提高可共享的社會公共產品比例和總量,來逐漸淡化并最終消除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資本屬性。

    (本文系《鄂爾多斯學的構建與應用》之十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現在是鄂爾多斯學研究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沒有黨派,認為存在區別于老百姓的各種黨派的歷史條件下,沒有黨派就是最大的黨派;認為無須什么人、什么黨派來代表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因為人民群眾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學習馬克思理論與政治和黨派無關,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編、著出版《我們最喜愛的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論文集》、《以人為本,實現全面而自由發展》(獲鄂爾多斯市第六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等書籍;發表《“現代馬克思”或許出現在中國》、《靈氣活化“資本論”——試讓人類智慧最高結晶體現巨大經濟價值》、《資本的信息結構及其功能研究——開發馬克思主義經濟價值的最佳途徑》(獲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頒發的第一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等論文。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