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武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前思后想 - 車武軍首頁
高斯定律之荒謬
2019-06-12
字號:
    高斯的鼓吹者認為:“歷久以來,經濟學者絞盡腦汁,也只是一知半解。這一個理論上的困難,要到1960年,高斯(R.H.Coase )發表了他的“社會耗費問題”之后,才露出一線有極大啟發力的曙光。 1960年以后,高斯定律不脛而走。到如今,高斯的原文是歷來被學者引用次數最多的經典之作。那是一篇博大湛深的文章。20多年來,從高斯的啟示而埋頭苦鉆的人屈指難數;理論也就因此由深變淺。在這方面較有深入研究的人都說:“原來如此而已,為甚么我們從來都想不到?”這一個理論上的突破,給予經濟運作一個基本而完整的解釋。這個解釋邏輯井然,令人嘆服”。

    我看了高斯定律的原文之后,發現這個假設的例子就象在解釋兩個無理取鬧的傻帽相互扯皮而做些莫名其妙甚至荒唐的糾纏。是否屬實,先看看高斯是怎么說的?

    這個假設例子來來回回的很繞,讀者是很容易被繞暈的。不過,我一旦認起真來,就別想把我繞暈,我會扯下它的假面具。

    高斯假設:

    [假如有兩塊相連的地,一塊畜牧者用以養牛,另一塊耕耘者用以種麥。但畜牧者所養的牛群,常越界到麥地去吃個飽。牛吃了麥會使牛肉價值增加,但種麥者卻受了損失。畜牧者見自己的牛群得益,當然是希望能對麥地的損害置之不理。但若牛群可在麥地亂吃一通,那么在邊際上(牛吃麥最后的份量),麥地所損失的價值一定會大過牛的增值。在邊際上,畜牧對社會的損耗就會因而大過牛群增值對社會的貢獻。這兩塊地的生產總凈值也會因而受到損害。問題是,要增加生產的總凈值,畜牧者應否補償種麥者的損失?政府應否用抽稅的方式去減少牛群的數量,或甚至禁止畜牧者在該地養牛?]

    高斯第一個假設,是一般人都認為很自然的:[畜牧者并沒有權利讓牛群吃麥。換言之,種麥的收成是耕耘者的私有產權。在這個情形下,牛群吃麥是可以的,但耕耘者卻有權收取費用。若畜牧者認為所要付出的費用(價錢)是有所不值,他就會約束牛群的行為,例如用欄桿將牛群隔開。但欄桿應筑在那里呢?答案是,并不一定在兩塊地的交界]。

    [假若牛群吃麥所得的增值,在邊際上,是大過麥的損失,那么只要是市場的交易費用不太高,畜牧者與耕耘者就可互定會約,吃麥多少以市價而定。耕耘者得到市價的補償,就樂意接受麥的損失。但若牛群吃麥的增值,在邊際上是少過麥的損失,那么畜牧者就不愿意付出牛群增加吃麥的市價。欄桿的位置(或約束牛群的程度),是以吃麥的市價而定。那就是說,在互定會約的情況下,欄桿的位置是會筑在多吃一點麥對牛群的增值,跟麥的邊際損害市值相等。邊際上的利益等于邊際上的損害,兩塊地的生產總凈值就會是最高的]。

    高斯跟著作一個相反的假設,[牛群吃麥的權利是在畜牧者的手上。那就是說,雖然耕耘者可在自己的地上種麥,但牛吃麥的權利卻是畜牧者的私產。在這個假設下,牛吃麥的份量會否比第一個假設有所增加呢?高斯的答案是不會的。這是因為雖然畜牧者有權讓牛群免費吃麥,但耕耘者可將麥的市價,付給畜牧者,使畜牧者能有利地在邊際上約束牛群的行為]。

    [那就是說,若牛吃麥的邊際增值是大過麥的市值損害,那么耕耘者就不可能以市價阻止牛吃麥;既然在邊際上麥的損失是少過牛的增值,讓牛多吃點麥是會增加社會生產的總凈值。但若在邊際上吃麥的增值是少過麥的損害,則耕耘者大可以以損失的市值,付給畜牧者,要后者去減少牛對麥的損害。畜牧者既然見收了一點錢而在邊際上約束牛群的行為,他的收入是有所增加,當然也樂意遵命。在互定合約下,欄桿位置的選擇,恰恰跟第一個相反的權利假設相同--在邊際上,牛群吃麥的增值跟麥的損害相等。兩塊地的生產總凈值也會是最高的]。

    [高斯定律的主旨,就是不管權利誰屬,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場的運作能力便會應運而起;權利的買賣者互定合約,使資源的使用達到最高的生產總凈值]。

    點評:

    根據高斯舉出的上述假設例子,其邏輯究竟是無懈可擊,還是漏洞百出?且看我細細道來。

    (1)高斯通過上述例子反復的啰嗦的做出各種可能性的假設,最終的目的是在證明:“就是不管權利誰屬,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場的運作能力便會應運而起;權利的買賣者互定合約,使資源的使用達到最高的生產總凈值”。

    其實,高斯的這個最終目的是預設的,而假設在其中的各種可能性情況都要去適用這個最終目的。因為這個例子不是真實的,所以,其假設的條件由提出假設者說了算,這樣一來,這就使得上述假設例子不切合實際。它的性質就像寫武俠小說的作家一樣,預設這個人物最終會獲得蓋世武功,至于這個人物得到這套蓋世武功的途徑都是可以任意假設的,怎樣去假設?作者說了算。其實都是云山霧罩的一通胡思亂想。

    (2)高斯應該去問問現實中種麥的耕耘者,他們能夠清楚的知道牛吃掉麥意味著什么?

    如果牧者與耕者秋毫無犯能夠獲得最高生產總凈值的話,那么麥被吃牛掉了之后還能通過合約方式一樣獲得最高生產總凈值?不覺得可笑嗎?哪兒來的那么多假定?不知道耕耘者種麥付出了很高的種植成本?耕耘者付出了大量的體力精力去耕耘勞作,需要施肥,需要播種,需要打藥治蟲,需要時間等等,豈是牛多長幾斤肉能夠彌補的?牛吃掉麥就已經注定了損失,還能通過合約協商獲得最高生產總凈值?畜牧者賠付耕耘者的損失就意味著畜牧者的虧損已被注定,反之就是耕耘者的損失被注定。

    (3)牛吃麥與牛吃草在長肉的方面是差不多的,種草可以四季養牛,但種麥不能四季養牛。為什么?因為麥苗被牛吃掉了很難再生,何況是被牛反復的一遍又一遍的去吃掉。而草被牛吃掉了之后,過幾天又長出來了。且種麥的成本很高。因此,在這種已然被現實條件限制的情況下,就沒有那么多來來回回的假設。兩塊地分別由牧者與耕者所有的話,要想達到最高生產總凈值,那就是牧者與耕者秋毫無犯。相互之間遵守國家法律約定就行。很簡單的道理,居然被高斯來來回回啰啰嗦嗦的假設把所有人給繞暈了。

    (4)高斯一味的注重生產總凈值,而忽略了一個關鍵的因素,那就是生產總凈值并不等于是收益。因為產品受到市場制約,也受到市價變動的影響,那么生產總凈值就會是一個變數。因而可以否定高斯認為的“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場的運作能力便會應運而起;權利的買賣者互定合約,使資源的使用達到最高的生產總凈值”的所謂定律就是十足的偽概念。

    例如現實中絕大多數企業都是私有制企業,產權非常之明確,市場運作能力也應運而起了,權利的買賣者也都互定合約了,但“使資源的使用達到最高的生產總凈值”對于絕大多數企業而言都是無稽之談,因為絕大多數企業都是虧損與嚴重虧損,甚至負債累累,倒閉企業不計其數。那么高斯能夠解釋這種“最高的生產總凈值”在哪兒嗎?難道說美國壓根兒就沒有虧損企業的事例?還是高斯本人壓根兒不知道企業在私有制經濟模式當中會虧損甚至嚴重虧損?這是否說明高斯本人對社會經濟的理解也是一知半解,而不應該只是其他經濟學者對經濟認識的一知半解?

    從這個假定例子中,何處看出高斯在理論上有突破?哪里有給予經濟運作的一個基本而完整的解釋?這個解釋漏洞百出,根本就是謬論,哪里有邏輯井然?哪個觀點令人嘆服?

    如果說我有感覺到嘆服的話,那就是對高斯的忽悠水平而嘆服,能夠欺騙那么多的經濟學者,而且還能夠使他們深信不疑。

    (5)盡管產權私有化能夠使所有者自發的產生運作,但運作成本較高。比如耕耘者種麥普遍采用人力、畜力勞作,那么生產成本就會很昂貴。如果采用集體化模式,采取大型機械化耕種與收割、脫粒、糧食自動烘干等全自動生產模式,就會極大的降低生產成本,大量的節約人力資源,將節約下來的人安排去搞別的工作。在生產總凈值不變的情況下,兩種不同的運作方式,那么人們獲得的收益就會是大不相同的。因此,采用大型集體化、機械化、信息化、一體化的自動化生產模式,就遠遠優于私有制的單干模式。因為大型集體自動化生產模式能夠極大的降低生產成本。

    以此證明高斯的觀點 “只要是清楚地界定是私有,市場的運作能力便會應運而起;權利的買賣者互定合約,使資源的使用達到最高的生產總凈值” 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謬論,而不是什么所謂的定律。因為這種運作模式的成本極其昂貴。

    例如中國分田單干,好幾億人種田種地,成本高昂,農民種田種地不劃算,死守一畝三分地,家庭收入捉襟見肘,長期貧困。這樣昂貴的運作方式根本就不是理想的運作方式。這在美國艾奧瓦州金伯利農場,四個人種下三萬畝地,得益于一體化、信息化、機械化、自動化的生產方式。這在中國農村,將是上千人的生產效率,以致于社會差距巨大。

    如果美國艾奧瓦州金伯利農場屬于私有制的話,那么中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同樣也是大型機械化、現代化、信息化的高效生產模式,農作物種植面積兩千多萬畝,開辦企業數百家,而且兵團還擔負城鎮建設、生態環保等方面全面發展等等,以此證明,公有制經濟能夠實現最優的最高生產總凈值,而且附帶完成所轄區域的一切公共服務與公共建設等。而私有制經濟能做什么?賺錢的事有人做,貼錢的公共建設就沒有人干,環境遭受極大破壞也無人管。因此鼓吹純粹的私有制根本就是一個極端錯誤的觀點。

    (6)高斯本人提出的所謂交易費用問題,這談不上是一種發現,只不過是把市場運營成本換了一個名稱而已,也就是給市場營運成本戴了另一個假面具,然后謂之自己的所謂發現與發明。說到成本,誰都能懂,把運營成本說成是交易費用,就是提出的一個讓人較為費解的概念,極易把人繞暈。因此,西方經濟學家們的觀點真的是不敢恭維,制造的偽概念、假邏輯俯拾皆是。而中國大量的經濟學留學生不明真相,遠渡重洋花百萬以上的錢去美國讀博,學的就是這些一無用處的忽悠人的偽概念與垃圾概念。真的是害人不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網名鬼才,智能社會經濟模式創始人,著有《智能社會分工管理學說》一書,相關論文百余篇。以鬼斧神工的社會經濟體制分工理論獨步天下,以過人的識辨學術真偽能力讓人敬而遠之。草根思維托起了無可超越的理論體系,原生態演化了牢不可破的邏輯堡壘。二十年磨一劍,打造了治國安邦的思想重器,只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微信號:cwjhsg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18675767627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