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開泰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懸壺濟世 - 黃開泰首頁
人性·人文·文明之導論(四)
2019-06-11
字號:
    十

    《西方哲學史·下卷》:“只要民族國家還存在,而且彼此打仗,唯有效率低下能保全人類,缺乏防止戰爭的任何手段卻改進各個國家的戰斗素質,是一條通往全球毀滅的道路。”世界缺乏人文精神,人沒有善的人性,拿什么駕馭“戰斗素質”,靠什么避免“全球毀滅”?人們譴責使用生化武器、核武器,想方設法限制碳排放,卻不反思生化武器、核武器、碳排放的文化根源,不克服人自己的貪婪本性,這樣的譴責很虛偽,再好的環保也只是舍本逐末。

    顯微鏡邏輯(依賴儀器、有著實驗規范,具有物質實在性,直觀性清晰、看得見、摸得著、能夠數值化表達等特征的邏輯,稱之為顯微鏡邏輯,余同)、利益規模阻止了我們對文化的自由思考,對自我本性的反思。科學為商業文化插上騰飛的翅膀,商業文化為科學提供發展的動力,帶動整個世界在唯物唯利、為我唯爭的道路上狂奔,不知回頭,難以停步,我們怎么保證生存關系之和?

    在唯物唯利、為我唯爭的文化道路上,生存環境日益惡化,極端氣候冰火兩重天。2015年伊朗有地方氣溫46℃,而體感溫度達到了匪夷所思的74℃;香港2015年的立秋,創下了有記錄的130年的最高氣溫。火爐子在升溫,冰窟窿更寒冷。2018年1月7日,美國新罕布什爾州華盛頓山,這座6000英尺高的山峰,氣溫零下73.3攝氏度,而澳大利亞悉尼的氣溫則高達47.3攝氏度,美國大陸東海岸和澳大利亞東海岸之間的溫度差約120攝氏度!

    文化智人面臨嚴峻的生存挑戰,而這樣的生存挑戰,沒有發生在原始生存時代,發生在了文化生存時代。這不是地球自然造成的,是文化智人及其發明創造的文化造成的,根源在西方文化沒有以人為本,缺乏生存關系之和的意識,在智人擁有了文化之后,依然受原始智人的理性擺布,沒有人性,缺乏生命智慧。本來,2千多年前,中國文化就對這個問題有清醒而且深刻的認識,把進化精神、塑造仁義道德作為文化的基本任務,把和作為人發明創造文化、實踐運用文化的生存底線,可西方文化強盛起來,野性力量霸占了整個世界之后,中國文化被邊緣化、被西化,進化精神的理性意識被文化智人忘記得干干凈凈了。不僅如此,中國文化還被膜拜西方文化的一些文化精英們歪曲、抹黑,扣上了落后、腐朽的帽子,就是現在,也總有一些人,一有機會也要這樣做,甚至一些黃皮膚的中國人,把攻擊、否定中國文化當成了職業。

    曾經看到一篇美國紐約時報評中國醫療現狀的微信,分析醫患矛盾的根源,把中國文化的原因排在第三位,認為“全社會缺乏對生命的敬畏,從而缺乏對生命守護者的敬畏,這與中國傳統文化有關,在中國醫生從來不屬于上流社會。”西方文化知道什么是生命嗎?配談生命這個詞嗎?連活人與死人都分不清楚,人與小白鼠分不清楚,談生命,不很荒唐嗎?上流社會、下流社會,只有唯物唯利的野性文化才有這樣的分法。

    中國文化對人的分別在德行的高低,有君子、有小人,沒有物質利益。權貴地位的上流社會、下流社會的區別。為我唯爭的西方文化用物質利益把一個社會里的文化智人分為不同階層,貴族、貧民,上流社會,下流社會,與中國文化對人的認識和區分完全不同。中國也有人根據物質利益,私下里把現實的中國社會分為所謂的十個階層。

    為什么醫生就該屬于上流社會?上流社會的人是不是人?是人,為什么要分上流與下流?這不人為制造矛盾,埋下野性之爭的禍根嗎?中國文化,敬畏自然、尊重生命,“和為貴”,所有的人都是自然平等的人,對人的劃分標準在仁義道德修養的高低有無,不在物質利益的多少、社會地位的貴賤。

    人不同于動物,也不同于原始智人,物質利益、名位權勢不能作為劃分人的標準。西方文化上流社會、貴族階層、資本家等物質利益和權勢大小的區別,是人格歧視、種族歧視的反映,是人化物的悲哀,反映的是動物意識,是原始智人的理性。

    中國文化是人的文化,人是物的主人,人怎么樣對待物,怎么樣對待利益,才是人格高低的標志,擁有多少物質利益,社會名位的高低不是分別人的根據。錢穆先生認為,“中國人分人的高下,不在吃飯穿衣上,不在做官營業富貴貧賤上,只在人的‘品德’上。”黃開國先生也認為,“儒家設定了不同層次的成人人格,如庶民、士、君子、大人、大丈夫、賢人、圣人等等,歷代儒家對此有相關的大量論說。這些成人人格各有許多規定,難以一一細論,其中論說得最多的是君子與圣人這兩種成人人格。君子是儒家所講的成人的現實人格的主要體現,……它是經過人在現實社會的努力就可以達到的境界。”以上流社會之類的西方文化理念為根據,將醫患矛盾歸結到中國文化,邏輯上是荒謬的,在精神上是落后的,開文明的倒車。

    人的修養有好壞,品德有高低。修養好、品德高的人,不是高高在上、頤氣指使的人,更不是橫行霸道、為所欲為的人,為我唯爭的人才會無孔不入,有機會就要為了一己之私利大動干戈,有理不饒人,無理攪三分,不訛到滿意的物質利益,絕不罷休。

    人如此,國家也如此,利益優先,為我唯爭,誰強誰為王,誰狠誰獲利。世界沒有文明,發達強勢的國家野性霸道,空講仁義沒有用,空講善良沒有用,如今的中國特別需要像岳飛、文天祥、戚繼光等那樣的民族氣節,有為民族、為國家的家國情懷和擔當精神。可是,經過一百多年的西方文化,中國人不知道中國文化的人文精神了,戴上了功利的眼鏡,裝上了顯微鏡邏輯的內存,特別有些文化精英,動不動就用西方文化來評論,對今天的中國說三道四。

    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是有著五千年人文傳統的民族,挺直脊梁,以人為本,以和為貴,我們才能在西方文化的野性生存環境里,立起來。西方文化沒有人性,處處掠奪,冷酷殺戮,不要以為,西方強勢者,丟了幾根骨頭,就有人性,就是善良,中國人就應該感激,應該俯首帖耳,逆來順受。恰恰相反,我們應該想想鴉片戰爭前占世界30%的中國財富到哪里去了,舊中國的一窮二白是怎么來的?應該好好想想19世紀中葉起直到20世紀初,西方文化的契約精神強加給我們的那一個個不平等的喪權辱國的條約,應該好好想想美洲人種滅絕、世界大戰等的人性丑惡和環境污染、生物大滅絕的生存危機的文化根源是什么?

    野性為惡,人性為善。惡是自私的,私欲為先,爭勇斗狠,冷酷無情;善是為公的,禮義廉恥,和以處事,人性溫暖。惡在力量,力量強者勝;善在仁義,愛人助人。惡的文化,爭的文化,是制造混亂的文化;善的文化,仁義的文化,才是營造和的文化。反思世界的近代史,中國的近代屈辱史,我們就會對西方文化精神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就會明白中國文化的文明價值。

    清洗西方文化蒙在中國文化上的厚厚污垢,讓中國文化的人文之光,大放異彩,照亮文化智人未來之路,是振興中華的需要,也是文化智人可持續發展的需要,是從文化生存進步到文明生存的必由之路。

    十一

    為活生生的人的生存服務是所有文化的宗旨,不為生存服務,文化有什么意義?現實恰恰就是這樣,文化不為人服務,而是為了獲得更多的物質利益,擁有更好、更新的物質享受。人都被西方文化物化了。

    文化生存時代,最開初的時候,文化為人服務,提供生存需要的物質保障,后來物質豐富了,文化智人貪婪了,文化就淪為了野性之爭的工具,喪失了為人服務的原則。科學時代更是如此,人要生存,民族要生存,國家要生存,都必須跟上科學的步伐,人要不受欺負,民族要沒有痛苦,國家要不受凌辱,就必須擁有強大的科學實力、軍事實力。

    西方文化主導的生存,顛倒了人與文化的關系,不是文化為人服務,而是人跟在文化后面求生存。文化發展,人要跟進,不能跟進,就會被文化淘汰。工業化淘汰了農民,智能化淘汰了工人,納米細胞、智能芯片很快就要打進人體,……,文化智人發展科學,熱情萬分、干勁十足,只要科學進步,只要市場經濟,不要人自己了。

    在將人物質化的文化生存狀況里,人淪為科學的材料,被實驗室分析,被數據化分解,被轉基因改造,被智能化掌控,自然完整性、多維聯系的活生生的人正在冷水煮青蛙的進程被消滅。

    文化智人很不文明,從原始智人那里遺傳得來的野性,通過科學與商業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不僅人自己生命脆弱了,還給地球上的其它生物帶來滅頂之災。我們太自私、太貪婪了,根本沒有檢討西方文化的野性之惡,也沒有反思大滅絕的文化根源,更沒有反躬自省,想想文化智人算不算得上真正的人。

    真正的人,是文明的人,是仁義的人。不文明,無仁義,就無法成為真正的人。文化五千年,中國文化在樹人,促使精神進化,希望人成長為真正的人。西方文化在爭物質利益,發展科學與商業文化,以獲得更多的物質利益。遺憾的是,自19世紀中葉之后,中國進化精神的文化努力,受到來自西方文化和中國人自己的反對和批判,文化智人的文明進程中斷了,精神道德墮落了。

    我們沒有成人,野性十足,物質利益永不滿足,科學與商業文化走偏了,淪為野性強勢之人、強勢之國掠奪欺詐的工具。文化智人需要了解,“由于貪婪、嫉妒和驕慢,經濟永遠也不會強大到保證每一個人都能獲得基本生活之所需。……科技的主要效應之一,就是更快地摧毀這世界。有人相信,在地球上的每一種生命系統和每一種維生系統,都在衰落之中。”

    科學與商業文化屬于人類文化的重要內容,過去需要,現在需要,未來也需要。活生生的人的生存需要,有生存關系之和的文化底線,太過了不好,發展不夠也不好。科學與商業文化的發展分寸很重要,恰到好處,適可而止,有生存價值,有益于文化智人的可持續發展。科學不懂道德,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正因為科學的這種文化特征,發展才需要謹慎小心,避免成為作惡的工具。回顧過去,科學被惡人利用,作惡很多了。我們能夠否認,沒有科學就沒有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毒氣室,就沒有731部隊的活人實驗,就沒有生化武器、沒有原子彈,世界就沒有熱兵器戰爭嗎?!我們能夠否認,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不是科學造成的嗎?

    科學與商業文化需要人文精神的主導,人的生存根基才牢實。惡之欲的原始野性,在西方文化中游蕩著,在西方強勢精英、強勢國家的理性中盤踞著,一有物質利益便蠢蠢欲動,使盡各種招數,去爭去搶,科學與商業文化就成為他們野性之爭的文化工具。從過去的殖民、侵略、屠殺,爭地盤奪財富,到如今的五百強、諾貝爾、福布斯、奧斯卡,各種各樣的排行榜,各種各樣的評級機構,西方文化將戰火硝煙的野性之爭,變成了以科學與商業文化為手段的文化之爭。

    西方文化倡導的文化之爭,不僅是爭于社會,撈取更多的財富,還爭于自然,破壞了自然的物質位序,爭得許多生物都無法生存了。

    科學使物質生活越來越豐富,勞動強度越來越小,平均壽命提高了,人口數量增多了,可在勝王敗寇的叢林法則,為我唯爭的野性理念掌控之中,也制造出了極端的寒熱、反常的旱澇、惡濁的污染,使第三世界水深火熱,自然生物無處可逃。

    西方文化沒有生命智慧,不懂生命、不尊重人,破壞了安身立命的地球,惡化了社會生存關系,塑造了野性之爭的理性,價值觀為我唯爭,是非觀唯物唯利。這個世界的強勢者們,追求利益最大化,追求高附加值,不講謙讓、不講互助,丟掉了生存需要最珍貴的東西--人性、人文精神。

    從活生生的人的生存需要來看,最珍貴的東西是最尋常的東西。空氣最尋常,有了霧霾,才知道珍貴;水最尋常,污染了,枯竭了,才知道珍貴;天然食物最尋常,農藥化肥毒化了,才知道珍貴;健康最尋常,有了不治之癥,才知道珍貴;和平最尋常,失去了才知道最珍貴,……文化智人就是這樣傻,生存關系之和的根本,在為我唯爭的理念作用下,一個接一個的破壞。如今的文化生存狀況并不是越來越好,而是越來越糟,沒有生命智慧的文化智人騎在沒有生命航標的西方文化的馬背上,正走向大滅絕。

    碳排放的教訓是深刻的,切爾若貝利的災難是沉重的,珊瑚礁和熱帶雨林消失的后果是可怕的。文化智人要回過頭去,看看西方文化帶領人類走過的路,想想繼續這條路的后果。我們不能再像原始智人那樣,唯物唯利、為我唯爭了,精神理性應該比原始智人有所進步。拋掉野性,克制惡念,樹立人性,把正科學與商業文化的發展方向,使其行駛在以人為本的路線上,是文化生存時代最重要的文化問題。(待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醫師,四川省科學城醫院退休。16歲跟師學中醫,通過函授獲得本科學歷,從事臨床四十余年,獲得病人廣泛贊譽,每天門診量50人次左右,發表中醫學術論文四十余篇,出版《中醫之和-辨證論治的生命哲學》專著一部。個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