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444)
2019-06-10
字號:
    我看頂尖人才競爭

    報載:日本AI頂尖人才數遠遜美中   全球AI頂尖人才共22400人。其中約半數在美國工作(10295),中國約一成(2525),英、德國、加、日(1475、935、815、805)。人才質量是另一個問題。日本人才缺乏多元背景問題突出。有海外教育背景的跨國人才很少。日本人才留學后進入本國企業僅17%,排名倒數第二。女性占比僅9%,墊底,平均水平一半。研究人員利用人脈接觸到最新技術,更易實現聯合開發。教育政策落后。美十幾年前就提出振興理科教育政策,中國2017年制定新一代AI發展計劃,推動AI專業設置。日本仍為傳統理科、工科設置,沒意識到數學學科的重要性。企業薪金難以吸引海外優秀人才,企業內部提供積極向上環境也是關鍵。(2019-6-4-5)

    思考:日本人的憂患意識似乎特別的強。細讀參考消息的《科技前沿》文章一年多來,我就多次看到日媒(《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高科技頹勢這樣大呼小喚的文字。其實從與之相反的日本科技水平強勢狀態——如此科技前沿欄目就曾多次有涉日本科技水平“最強”的概括報道——來講,甚至就會讓人產生一點日人一驚一乍的故意感覺。但過細靜想,通過本報道客觀有理的分析去看,就會認為日人擔憂并非空穴來風。一方面國際上AI頂尖人才的統計數據擺在那里,日本遠在美中之后,位居第六。畢竟,AI頂尖人才是當今乃及未來科技競爭(發展)的新貴,它并不能等于傳統科技人才的。另方面對日本落后的原因分析也很細膩在理。比如主管的日文部省不重視數學學科(AI的提綱性學科),企業缺乏吸引海外人才的優厚薪金待遇,還有企業積極向上的內部環境問題等等(分析好中肯呢!)。不由得又想起了我國高科技著名企業華為,想起了華為總裁任正非答記者問談話。恰好,華為能夠占據世界高科技企業頂尖水平就是依仗著其優厚的薪金(有資料說,華為每年為其從全球招募的數百位高科技精英支出薪金幾百億元)和企業內部蒸蒸日上的管理氛圍所造成。而在華為至寶的5G技術開發上,任正非更是反復強調著數學的極端重要高明屬性。真有點英雄所見略同之味吧。

    但是有關高科技頂尖人才競爭的問題僅此而談總似乎還有些在茲說茲的就事論事感。華為的成功似乎在既為我國有關高科技企業至關緊要的頂尖人才競爭提供了一個帶有普遍性指導性經典模式之同時,又在引人思考怎么跳出具體問題所限,從更長遠更整體更本質的角度來探索頂尖人才競爭的命題——比如任正非答問中,就不無沉重感的說到,“自主創新作為一種精神我全力贊同,但作為當前的一個具體做法我反對”“應該走到歐美(頂尖人才集中的地方)創辦研究所的路子,廣泛吸納頂尖人才”(大意)。任說的可貴中肯地揭示了我國高科技理論和人才落后的現狀,提出了國家層面的(有效的)應對舉措。任說的未盡在于并沒有真正弄清楚我們為什么落后的主要或根本性道理以及針對這方面的扭轉(或改革)的路徑。

    一般而論的人才應該是方方面面的,是和其地域或族群文化(思想文化!)相適宜的產物。此論所及的頂尖人才卻有所不同。它必須是那種先進的求真意識等(文化)強烈之下的(社會)產物。換句話也即是說,如果一個地方的文化中求真意識比較淡薄,而是抱執著與之對應對立的求功意識、求名意識(如我國的現狀)、慵懶意識(如非洲一些地方?)、受苦意識(如苦感文化之下的印度?)等的地方或族群就很難大量的產生這樣的頂尖人才。這當然是一種信仰思想文化決定論的邏輯。與之對應,或者認其為唯心論錯誤的唯物論(其實兩者都有一定道理,何必勢不兩立喲)則認為,是科技和經濟的發展基礎等決定了產生頂尖人才的優勢——言下之意,只要我們大力將科技經濟發展起來了,我們就能大量培養頂尖人才了。此邏輯說得似乎很鐵定。似乎只要瞄著科技、經濟、人才等看得見的非思想精神的東東就能達到我們的目的了。未必呀!就說我們的經濟,這些年真是迅猛發展了許多,達至世界第二的水平了,但它能增產多少頂尖人才呢。任正非為什么對自主創新不抱奢望,而是緊緊盯著海外的頂尖人才就很能說明問題的。

    思想文化(缺乏先進觀念的內涵性,相反倒是擁有諸多落后性觀念)不宜產生大量頂尖人才并不是講中國人(思想智力)不行,出不了頂尖人才,而是指出中國人在中國的觀念文化氛圍中無意于或很難去一心一意專心致志的追求真理追求科學終成頂尖人才。把眼望去,就在我們四周人們都在追求什么呢,人們的聰明才智都用在什么地方呢?風花雪月、舌尖味蕾、麻將撲克、才子佳人、帝王將相、平仄詩對乃至形象思維等情調性情感性的消遣,還有勾心斗角、爾虞我詐、陰謀陽計、拉拉扯扯、窩斗心斗等損人害己的思慮,這肯定不是培養那頂尖人才的土壤了。即使就在我們那神圣的科技科研戰線局內又怎樣呢。我并不了解全部真實情況。但也知道一些院校科研教學中的積弊難除,功名意識、關系意識等落后思想還相當普遍。即使你真想全心全意搞科研,也會有無盡的心煩事來足夠消磨你的意志力。我兒子十年前留學美國相當好的達特茅斯學院讀博(材料專業),出了不少優秀成果。二年后學成回國后,其美國導師曾來信聯系他繼續回美國搞科研。兒子征求我的意見,我舉雙手贊成,就是希望他有所學術成就不憾一生。可我妻子卻強烈要求孩子留在國內。現在孩子是重點大學的教授博導負責科研團隊,每天忙得心力交瘁。但問起來,其大部分都是拉關系立項目的瑣事。我曾不經世事般的說兒子,你就不去跑關系只搞科研么。兒子答道,沒有項目就沒錢如何搞科研課題咯。我語塞,我無語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