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敏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張志敏首頁
華為是公有制企業還是私有制企業?
2019-05-29
字號:
    5月27號我和一些網友就這個話題舉辦了一次專題,這篇文章是在我發言的基礎上整理出來的。

    最近發表了一些華為的文章,有些人就說任正非是資本家,說華為的公司資本、股權比較復雜,有的說真正的大股東,我們大家都不知道,等等等等。

    所以我們要從最本質的去看,要看華為這個集體最終的利益分配的實質是什么?

    我們必須注意到,華為是任正非白手起家的,現在他的股權也只是1.1%,還說今后要降到0.9%。

    如果是貪婪的人,任正非絕不會舍棄那么多的股權,讓加入華為這一集體的人都擁有相應的股份,并且從中獲得利益。

    利益共享,大家共同富裕,你能說不是集體所有制嗎?

    而且它比過去那種集體所有制更具有優勢,因為,這家公司的發展實際上是靠大家啃技術搞科技產業化、商業化的結果。

    正是靠廣大員工的入股,通過科技產業化并占領市場,所以華為并不缺錢。所以,任正非才有底氣說,我們不讓資本進來破壞我們的理想、發展。

    相比其他的創業者來說,任正非真的是大格局、大氣概。

    中國其他的自主創業的企業家,老板占的股份和收益都很大。

    正是因為把股份分給大家,大家得到了公司的發展分紅,所以大家就扭成一團,真正發揮了集體制度的優勢。

    大家都成為這個公司的主人,發展起來確實非常厲害。

    所以,許多人認為任正非創辦的華為就是毛主席思想在經濟、科技界的實踐結果。

    就是實踐共同富裕,集體化道路的。

    蘭老師說:

    的確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公有不負責制。

    蘭老師說:

    華為的政治,經濟,理論,范本意義都很大。

    真老師說:

    華為實際上也是每個職工用科技知識、智慧、勞動入股,嚴格說不是老板的恩賜。

    我說:以前我在這里和大家談過華西村,這個村,因為我就在附近,所以了解一些。它在最關鍵的利益分成上卡得太死,那些村民得到的是帳面上的錢,這些錢大家難以自由支配,所以華西村無法和華為比。

    正是華為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走了集體化道路,大家共同富裕,所以被一些中西方的既得利益者仇恨,說三道四。

    我說:@真老師?

    嚴格的來說,實際上就是任正非和華為制造了一個極高的門檻,他海納百川,讓全國甚至是全球的高端人才在他那里把科技孵化成為金蛋,換句話說,實際上這是一個圈子,它讓相關的科技精英在其中發揮巨大的作用,創造巨大的財富。通過集體化的管理、科學制度,通過攻占科技高地,因此華為發展的紅紅火火。

    這實際上也是一種制度的優勢,所以華為才在短短的這么些年來發展壯大成為現在的特朗普都要動用國家力量甚至是全球力量對華為進行核打擊的。

    但是這種制度的優勢、集體化的力量也真的不是特朗普能摧毀的,實踐毛主席思想的華為再次的讓我們見識到了以弱勝強的厲害。

    任正非對今日的局勢判斷準確、準備得當、占領了高科技的高地,因此,華為經得起這次核打擊,這也說明思想、哲學對發展的重要性。

    蘭老師說:

    我認同江濤的分析,這是誘敵伏擊,把美帝最后的科技高地徹底摧毀。

    我說:@蘭老師?

    其實華為現在就是不斷的吸納全國、全球的科技界的精英再通過走集體化道路、通過科學的制度管理變成了今日的連超級大國都拿它沒辦法的一個集團軍。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但實際上已經是一場科技高地的決斗,特朗普這樣蠻干會毀了美國的高科技。

    程老師說:

    華為被圍堵,技術是側面,更本質是它這套制度被金融資本主義所忌憚,沒法滲透,沒法收割,沒法主導。

    制度和路線之爭,未來主導權之爭,是根本呢。

    我說:其實發展很殘酷,華為如果不通過集體化的優勢吸納科技界的精英,那么憑他在中國的關系是很難發展好的。

    是的,要發展必須海納百川,必須通過優秀的制度、通過利益捆綁讓全國、全球的科技精英加入他的隊伍去占領科技的高地,把科技產業化,商業化得到發展。

    這實際上就形成了科技精英利益共同體,也造成了加入這一團體門檻非常高。華為實際上是一個科技精英發展的大平臺,他們是利益共同體。這也真的不是一般老百姓能玩的,這也是一幫極左攻擊華為的根本原因所在。因為這樣確實是小眾化了,但你不這樣,你根本就發展不了,這就是殘酷的現實,要知道當年毛主席在適合現實的條件下發展壯大自己還被人說成是右傾機會主義,有了發展才有相應的話語權,否則都是空的。

    為了保持競爭力,華為的狼性文化很厲害,因此,不少的科技精英在那里也吃青春飯。

    這種不斷的自我淘汰機制其實也是被人非議的,但外面的世界很殘酷,不這樣華為就會患富貴病。

    這次,任正非一再感謝特朗普的打壓,因為這樣幫助了華為抱團,華為的富貴病被擠走了。

    華為的發展實際上就是適應市場經濟,通過大家共同富裕,非常先進的集體化制度把大批的科技精英集中在一起占領科技高地,然后通過科技產業化 快速的占領市場。

    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新型的集體化,我們通過利益分配層面來看,華為應該算是一種公有制形式的公司。

    是,區分的根本實際上就是利益分配最終的結果。

    華為的這種形式在全球范圍內也很罕見,在全球其他地方還真的難以找到第2家全民持股的公司。

    關鍵的關鍵依然是任正非不允許外來的資本來壞他們的事。

    這是極其難得的。

    要知道,太多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就是通過復雜的資本運作讓外資完全滲透到中國的互聯網企業里,這樣創業者、老板就快速變現了,他們通過資本杠桿讓其身價猛增幾十倍,甚至是千倍。所以有網友會說這些公司實際上就是外國的公司。

    但華為始終沒有這樣一個問題。

    主要是靠大家的共同努力,而其他人為了謀得利益最大化,保持他們的股份占比就會引入外來的資本,去空手套白狼、變現。

    任正非始終不容許華為上市,也不做房地產去投機,他們在老老實實的啃高科技,實際上也就把華為打造成為一個全國甚至是全球范圍內的科技精英的樂園了。

    這樣一個成功的經驗,也讓我想起我們歷史上的軍功制度的創新。

    大秦皇朝的興旺發達,實際上就是靠軍功制度的,普通的士兵,有了戰功可以得到上層社會一樣的地位、名譽和相關的利益,這實際上就把普通的士兵變為極其厲害的戰爭工具,這就導致秦在軍事上毫無競爭對手,一統天下。

    后來的科舉制度實際上就是通過這一制度讓底層的百姓通過科舉考試得到上層社會一樣的待遇,底層的百姓通過這一渠道一步登天。

    因此也造成了,我們在農業文明階段是非常的發達的。

    尤其是在唐朝和宋朝這一階段,因為這一時期正是科舉制剛剛發展完善的時期,科舉制的既得利益者(新興的士大夫階層)受到這樣一個優秀制度的加特,因此,也就有了唐詩、宋詞這么優秀的文化。

    可見當時的社會實質是非常重要的,離開了這樣一個社會背景,后來的詩詞真的就不行了。因為后來的科舉制被規范為八股文,為統治者的利益服務,鉗制人的思想了。

    詩詞確實是反映時代水平的,今日的社會,已經沒有過去的田園風光了,所以唐詩宋詞成為了絕唱,現在不可能有。

    我說:@石

    任正非實際上就是打造了一個科技精英的利益共同體,大家在這個平臺里如魚得水。

    這實際上也反映出這一制度的優越,是一種創新,和我剛才所提到的歷史上的軍功制度、科舉制度一樣。

    但我們也注意到,這門檻很高,整個就是專業化道路,所以這條道路比較窄,這和大眾道路是不同的,可復制、推廣性也不高 。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工業化的發展歷史,我們也可以看到,資本主義的發展實際上就是通過工業化、物質化讓更多的人參與就業消費,科技也幫助這一模式得到極大的發展,越來越物質化讓更多的人有了就業機會。科技讓更多東西越來越物廉價美,更加助長了物質化的發展。

    這種物質化、工業化的互相促進幫助了資本主義的繁榮發展,但是如今科技在資本主義的體系下已經從過去幫助大家更多的就業變化為讓更多的人被踢出這一體系外了。

    我們如何在制度上讓更多的人走集體化道路,共同富裕?我們需要認真思考。

    是,無論是資本主義的工業化物化的發展,還是華為的聚集天下的科技精英搞科技化,還是過去的軍功制,科舉制,也都難以承載全民富裕這種發展模式。

    所以我們探討今晚的這個話題就應該關注這個更深遠的話題。

    所以我認為,我們有必要通過高科技,也就是通過信息化、人工智能把所有的人都融入到一個大體系中,然后,在制度上迫使大家為這個體系貢獻,這樣大家適應了、變化了,那么大家就能憑借對系統的貢獻,行為價值,分享整個社會財富。

    這樣的一種制度,實際上我們就能惠及全民,同時也讓大家在公平公正的狀態下努力的去競爭。

    其實古今中外最大的一個問題就在于,一旦成為既得利益者,一旦到臺上他們就過河拆橋、上樓抽梯,拒絕競爭。

    這比起利益分配不公更厲害,也是文明發展進步最大的阻力。

    凡精英、上臺者基本上都會這樣。這是一個對整個社會發展,對于文明發展最大的破壞因素。

    我說:@蘭老師?

    其實毛主席的晚年是致力于解決這樣一個問題,這種最根本的結構不能得改變,也是毛主席一想到他走后的中國就痛哭流淚、一再朗讀枯樹賦的根本原因所在。

    對,我們必須觸及到最最根本的結構,要讓這種結構趨于合理。

    而且我也發現,文明、科技的不斷的發展,實際上讓站在臺上的既得利益者、精英在應用這些力量來阻擋整個社會進行自由競爭,因此也就讓這個社會出現了:文明走向它的對立面,出現進步絕望現象。

    也只有搞這樣的體系化的發展,我們才能真正做到最根本上結構的健康。

    這不但是利益分配層面上的結構性調整,也是利益、利益特性層面上的結構性調整。

    利益、利益的特性、利益分配模式實際上是影響整個世界最根本的結構性東西,因此對它進行科學的健康的調整是極其重要的。

    如果不能調整,這社會就無法從根本上扭轉。就必然會出現文明走向它的對立面的這樣一種發展,在臺上風光的,自然而然的就會利用科技文明的力量,幫助自己風光無限,排斥社會競爭。

    好在現在科技、物質層面已經讓我們具備改造上面這些結構性的基礎了,所以我們處在一個非常幸運的時代。

    如果我們努力,一定能把這些最根本的結構性東西給它調整好,在過去,要想進行這樣的一種結構性改變,很難。

    明老師說:

    還是張老師說的對,社會的進步是科技推動的,工具就是科技形成的。人類的進步和社會的完善是由物質決定的,而物質的豐富了,自然會改變社會。如何推廣科技成果那就必須有一定的社會組織形式,只要這個形式有利于實現科技成果的轉化,其實叫什么名稱并不重要。

    我說:@明老師?

    物質和精神是相輔相成的、是辯證法關系,如果我們能利用好,實際上我們可以通過在精神和物質層面上的努力,讓發展變得越來越好。

    毛主席當年通過精神反作用于物質一套把我們帶出近代文明陷阱,這在人類的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如今我們在科技物質層面上已經達到了極高的水平,如果我們在把它和毛主席思想緊密結合,那發展真的是無敵了。

    這就是我一再強調的人民化、信息化結合。

    要惠及全民,大家共同富裕,我們確實不能利用軍功制把大家都變成軍人來解決問題,也無法通過科舉制把大家都變成文人來解決這樣一個問題,華為的發展之道也不具有全民性的發展,因為全民真的難以成為那樣的科技精英。

    資本主義的工業化、物質化的發展道路也因為現在科技將把更多的人踢出就業外和地球資源的有限而無法繼續。

    因此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我們也只有利用超級計算機、信息化等技術進行體系化的發展,這樣大家就能通過融入體系、為體系貢獻去憑借行為價值分享社會財富了。

    也許大家認為這很遙遠,其實不是這樣的。

    如今的技術已經讓我們看到,我們在應用信息化、人工智能了解人們的行為并通過大數據了解人們的行為價值上,已經有了相應的技術支持、發展基礎了。

    我為什么一再歡呼特朗普發動對我的極限施壓,為中美交惡叫好?因為這樣的結果實際上就讓我們在就業層面上必須從根本上改變。

    如今最高層把保就業當為核心,這是吸取了當年中蘇交惡的經驗,因此如果我們現在就去對接我剛才說我說的這個模式,實際上我們就能極大的刺激整個社會消費能力發展,讓就業紅紅火火。

    確實也只有危機才能迫使大家轉變,在危機的關頭,國家的媒體就自然而然的會用毛主席的那些話、思想去應對美國,這也就讓我們看到,今日的這種危機實際上是幫助我們向更好方向發展的。

    我說:@桑老師?

    華為的員工很拼命,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努力實際上就是為自己的,這和那些私企甚至是現在的那些國企員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就說明,華為員工的主人公意識非常強。

    華為在研發、教育、備胎等各方面的投入都非常大,對這樣的一種開支,我們不能把它當成是高層對員工福利的剝奪。

    華為堅持不上市,不讓外部的資本介入,這實際上也讓不少持有股份的員工有怨言,因為這樣無法變現。

    所以我們要辯證法看問題,一旦這些員工要變現了,實際上也就毀了華為了。

    但有些員工寧可一次性的變現、一勞永逸,因此,任正非的決定實際上也是背離他們的利益的。

    因此,我們不能簡單的看這樣一個問題,我們要綜合的看。

    正是因為華為的制度非常優秀,國內的科技精英非常樂意成為華為的一員,獲得高額的收益。

    這種科技精英這樣的利益捆綁讓他們成為了一個集體,所以一些酸溜溜的人會說,這和我們沒什么關系。

    但我們看到,華為在高科技領域占領一個個高地,因此它實際上是幫助中國把一些高科技拿下來了,而西方失去了高科技的優勢,它的霸權也就玩到底了,這也是為什么特朗普要核打擊華為的原因。

    華為的這種機制太厲害了,中國高科技公司厲害,再發展下去,那西方在高科技方面的優勢就全部失去。

    特朗普對華為的打擊更讓全國的精英去華為那里,這反而加強了華為的力量。

    我們支持華為,實際上就是幫助我們拿下高科技高地,幫助我們在這次中美的較量中獲勝。

    在這樣一個大局當中,那些對華為說三道四,說任正非是資本家,說它里面真正的資本大佬怎么怎么的?那都是幫助敵人的行為。一旦中國倒下了,那傾巢之下安有完卵?到時我們甚至要比阿拉伯文明還要沒落了。

    所以我一再強調我們需要從大局上看,一根筋的看問題,局部的看無助于問題的解決,只會添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yjiazhiyan:--------華為,馬云阿里巴巴實施的是“政治法”而不是公司法:一人一票選舉老總!老總說了算。
    2019/5/31 2:36:14
  • 無論如何,毫無疑問,華為是個偉大的公司。
    至于說華為的所有制是公有制還是私有制這個問題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么要提出這個問題?
    在市場經濟體制下,資本家是貶義詞嗎?非要把華為包裝成公有制是意識形態思維定式在作怪。
    如果一定要說明這個問題,就必須說清楚什么是公有制。
    公有制是生產資料公共所有制的簡稱。我國歷史上的公有制有兩種形式,一種是生產資料全民所有制,即全國人民共同擁有,委托國家負責經營,簡稱全民所有或國營企業,所有者與經營者完全分離,是較高級形式的公有制形式,符合所有者與經營者分離的現代企業治理結構;另一種是生產資料勞動者集體所有制,即本企業勞動者集體擁有,共同經營,簡稱集體所有,所有者與經營者沒有分離,是較初級形態的公有制形式企業。西方市場經濟國家也有公有企業,但是含義是特指上市公司,與上述我國公有制企業的內涵完全風馬牛不相及。西方市場經濟體制國家的非上市公司一律叫做私企,只有上市公司才叫公企。
    華為公司顯然不屬于上述我國的兩種公有制形式,也不屬于西方概念的公共公司。是地地道道的私企。我國現階段私企合理合法,并不丟人,何必非要把華為包裝成公有制不可?
    華為的員工持股跟集體所有制完全是兩碼事。華為的員工持股本質上是一種激勵形式,而不是所有制形式。真正的所有者權益是除非自愿條件下,是不可變更的、永久的、不可剝奪的,而且共同擁有的概念是人人平等的,沒有誰股權大誰股權小的問題,當然全民所有制就更沒有全國每個老百姓分別每人占有多少股的問題了。而華為員工所持股權是暫時的、有條件的、公司有權收回的,說明不是員工真正擁有的資產,不是所有制性質,所以談不上集體所有制。
    2019/5/31 2:14:42
  • 3、全員持股,且,最大單一股權不超過2%。
    -----這樣的股權結構,作用是:最大限度的激發人的潛力。
    4、具有“按勞分配”的革命性;
    -----是對“按資分配”的革命。
    -----這是分配革命。
    2019/5/30 22:38:58
  • 我很好奇,如果沒有人達到控股的比例,那么這公司誰說了算呢?靠股東大會投票嗎?
    2019/5/30 16:10:31
  • 我很好奇,如果沒有人達到控股的比例,那么這公司誰說了算呢?靠股東大會投票嗎?
    2019/5/30 16:10:01
  • 我很好奇,如果沒有人達到控股的比例,那么這公司誰說了算呢?靠股東大會投票嗎?
    2019/5/30 16:09:36
  • 我很好奇,如果沒有人達到控股的比例,那么這公司誰說了算呢?靠股東大會投票嗎?
    2019/5/30 16:08:46
  • 我很好奇,如果沒有人達到控股的比例,那么這公司誰說了算呢?靠股東大會投票嗎?
    2019/5/30 16:08:34
  • 全民持股?全民食利?
    2019/5/30 8:57:59
  • 對于股份制這種所有制形式,大家伙看來還是比較模糊。馬克思曾經說過:“股份制,就是資本家的公有制。”這話如何理解。難道自私的資本家之間也有公有制嗎?確實有。股東,即股份所有者,每一個股東都是所有者。他們共同投資一個企業,一個商店。這個工廠,這個商店,就是他們的共同產物。共同操作,得了利潤共同分配。不過,只是股東們的事,沒有勞動者的什么事。這就是資本家的公有制的含義。
       而國營企業,國家拿全體國民的錢去投資,因此,是全體國民的企業。全體國民都是股東,包括勞動者。因此,是現代最大范圍內的公有制企業。
      集體所有制,部分國民投資的企業,企業由部分國民所有,其中包括勞動者。因此,是部分國民的公有制。
       任正非的股份公司,是全體企業職工共同所有,應該是屬于應該集體集體。根據任正非本人所持有的股份數量,是不足以控制企業的。因此,他最多也就是一個管理者,不是所有者。企業在分紅的時候,是應該全體持股的職工共同分配。最有爭議的部分就是,后來進入華為公司的那些職工,擁有不擁有股份。他們算不算股東。他們只有參加勞動的份兒。而不能參加企業的利潤分紅。可見,這種股份公司,與國營,與集體經濟相比較,還是低一級的形式。也就是說,如果進一步發展,就成為集體所有制-成為國營企業。
    2019/5/30 3:08:03
  • 從組織結構上看是集體企業。從管理上看是私有制企業,從本質上看是私有企業。
    2019/5/29 23:07:44
  • 中鹽竟然明目張膽地往食用鹽中加亞鐵氰化鉀,你能說中字頭的企業,就代表公有制企業嗎?即使它是名義上的公有制企業,其內心也早已淪落成魔鬼控制下的僵尸。
    2019/5/29 22:31:51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張志敏,1972年秋生于江西省廣豐縣一農村,也就盡了個義務教育而已。2005年張志敏有關利益的思想的文章被《甘肅社會》收錄在其6月份的綜合版上,2009年起張志敏的信息化思想得以入《科學時報》(即現在的《中國科學報》),前后一共有八篇文章在這個地方發表。其中有一篇被《求是理論網》轉載,有一篇入選為2012年國家公務員考試行測的考試題材,其他諸如《半月談網》、《光明網》、《央廣網》等有轉載等。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