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紅兵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空空道人 - 張紅兵首頁
再說一下對中美關系的看法
2019-05-20
字號:
    對于中美關系,我的看法雖然不能說獨樹一幟,也是跟很多人不一樣的,我認為,中美關系現在變壞雖然主要是美國的原因,但其實也有我們自己的一些原因。

    首先說美國對中國選擇的是敵對關系,原因有三:

    1.歷史的原因。

    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之爭,美國選擇了以中國共產黨為敵人,所以美國是仇視新中國的。

    2.意識形態的原因。

    新中國走的是社會主義道路,且與蘇聯等一些國家結成了社會主義陣營,對壘的就是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陣營,中美當然是敵對關系。

    3.形勢的變化并沒有使其原因改變。

    上世紀70年代,由于中蘇關系惡化的演變,中美雖然走近了,但仍然是有根深蒂固由來的敵對關系,只不過是美國在利用中國,來消弱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力量,中美敵對的性質沒有改變。

    中國改革開放了,中美關系又進一步走近了,但來自根深蒂固的敵對關系仍然沒有改變。隨著社會主義陣營的基本消失,雖然意識形態之爭減弱了,但依然存在,只是已經不是美國對華政策動力選擇的主流,而是美國想通過用和平演變、經濟侵略等控制的辦法來企圖左右和影響中國,能達到中國的分裂、混亂更好,實現不了,也可以在中國身上獲取政治、軍事、外交、文化、經濟等各種利益,敵對關系仍然沒有性質的改變。

    隨著中國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各種力量的增長,美國對中國的敵對關系不可能不重新表面化,當然也有中國自己政策的客觀助力。

    所以,美國從來都是把中國當做了敵人,只是根據情勢有時的演變,進行策略的變換而已,總的戰略從來沒有改變過。

    而有變化的是我們中國自己。

    以尼克松訪華為標志的中美關系的改善,是中美相互利用,以改革開放為開始的中美關系的進一步最初改善仍然是中美相互利用,這兩個階段的敵對性質都沒有改變。但隨著改革開放幾十年的深入,中國的文化形態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如中國舊文化的復古、依然存在的但減弱的意識形態、西方價值觀等各種觀念和理念的涌入,使中國的思想界產生了混亂,或叫做呈現了多樣性,在一定程度上不再把美國當作了敵人,而是追求和平共處,力爭做朋友,雖然對美國仍然有防范,但已經不是思想界的主流了。

    特別是一些新理論的產生,使中國開始追求和平永恒,在戰爭、競爭、合作的選擇上,選擇了盡可能的合作。“盡可能的合作”本來沒有問題,問題在于“盡可能”把握的程度。

    但美國的戰略沒有變化,而且在利用中國的“合作”追求,在施展除了戰爭的一切手段,在力爭破壞中國進一步發展的同時,在撈取政治、經濟等各種利益。如果中國總是“不翻臉”,美國就會在不觸碰中國所謂引發戰爭底線的基礎上盡可能地大做文章。

    這就是中美關系當前的現狀,正如前面所說,是美國首先選擇了以中國為敵,又因為中國的“合作和和平”的追求,美國實際上是已經實現了“不戰而屈人之兵”,中國如果不改變戰略和策略,美國會越來越肆無忌憚地走下去。

    說個假設,在美國的緊逼下,如果中國“翻臉”了,美國怎么辦?

    這其實是美國在千方百計避免發生的狀況。

    如果人們細心就會發現,雖然美國越來越囂張,但還是有節制的,在一點一點地侵犯中國的利益,并不愿把事情一下子搞僵,這樣最符合美國的利益,并最符合美國采用的策略。

    所謂避免中國“翻臉”,就是不觸碰中國所謂的底線,這樣在中國不”翻臉”的基礎上,美國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當然會不斷地獲取戰略收益,中國卻在不斷地失掉戰略利益。

    如果中國“翻臉”,中美之間發生戰爭,現在的狀況就會發生根本的改變,美國偷偷不斷獲得戰略收益的局面就會被打破,這是美國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美國必須避免跟中國的“翻臉”。

    中國有很多的戰略家認為,美國所以向中國不斷地發難,就是要刺激中國“翻臉”,從而中美開戰,美國尋求的就是用戰爭解決問題,所以中國必須要有“定力”,不上這個當,就是不“翻臉”,以保證中國能夠持續發展。

    我不得不說,這是錯誤的戰略思維,是極其有害的,美國在利用我們中國的這種戰略思維還不知道。

    為了證實我的觀點,我們不妨分析一下美國的軍事戰略和策略。

    美國的軍事力量是最強大的,這一點是無疑的,他的軍事力量是用來干什么的呢?思維淺顯的人就會簡單地認為,就是為打仗而準備的,因為美帝國主義的性質和美國一貫的做法也表明,美國隨時都會發動戰爭。

    其實不是這樣。

    首先是任何國家都得建設國防力量,美國建設武裝力量很正常。

    美國的武裝力量首先也是自衛用的,有保衛美國的使命。

    由于美國的成長史與其他國家不同,美國從殖民主義的國家變成了帝國主義國家,而且是主要的帝國主義國家,所奉行的西方與生俱來的擴張思想有了新形式的變化,不再以直接侵略為外犯形態,而是以獵取形式來奪取利益,而武裝力量是輔助用來威懾用的,不是直接用來斬獲各種利益的唯一工具,這是美國武裝力量的使用區別于別的國家的主要特征。為保證有足夠的威懾,為形成的美元霸權提供卓有成效的服務,當然會竭力的在保持著最強大的武裝力量。

    但威懾不等于絕對不外侵,也不等于必須外侵,美國會根據具體情況選擇怎樣使用武裝力量。

    如對小國家,他不但使用威懾,還可以根據需要隨意入侵。而對中、俄這樣的國家,他只能使用威懾。

    再假設一下,如果中美之間發生戰爭結局會怎樣?即使美國能取得勝利,付出的代價也將是非常慘重的,如此,美國會對中國選擇戰爭嗎?答案是絕對不會的,更別說核戰爭了。

    如此結論就出來了,美國確實對中國選擇了敵對關系,但不會主動選擇用戰爭形式解決問題,因為那樣得不償失。這本來使美國很窩火,恰巧發現中國追求“合作和和平”的戰略可以利用,就使用非戰爭手段,對中國進行蠶食,而且已經奏效了,所以會不斷地走下去。

    美國擔心的是中國的覺醒,中國如果真的“翻臉”了,美國利用中國戰略和策略的路子就走到頭了,所以美國會避免跟中國的“翻臉”。

    可惜我們的戰略家們看不明白這一切,還以為美國就是在尋機挑起戰爭,從而在努力回避美國的挑釁,保持所謂戰略“定力”,其實這是蹩腳的戰略和策略。

    再再搞一個假設,如果中國真的“翻臉”了,決定跟美國不惜一戰,美國會怎樣呢?我敢斷定,美國反而會避戰,尋求跟中國的談判和平衡。

    我這個假設推理也沒有道理呢?我認為有道理,如此我們的好策略就出來了。

    如我們可以假“翻臉”,阻斷美國在當前利用我們的策略施為,從而就會扭轉我們的戰略被動,可惜有關方面不會聽從我的建議。

    我們如果不做策略的改變,我們糟糕的戰略處境會永遠繼續下去。如有權威人物自以為說得挺好,經常發表一些外交見解,實質上是在客觀上告訴美國,我們的“合作和和平”的追求底線不會改變,美國聽后,在現在的道路上當然會繼續走下去,因為人家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我呼吁應該改變我們中國的對美戰略和策略,特別是對美國的軍事挑釁,必須敢于回擊,不敢回擊,總是保持所謂的戰略“定力”,就會讓美國得寸進尺,越來越肆無忌憚。

    當然所謂敢于“回擊”應當叫善于“回擊”,這里有個策略的微妙使用問題,就像上面曾說到的“假翻臉”,那就讓我們期待吧。

    此文發表于去年,看看今天中美間的情勢,說明我的看法還是有些道理的,重發一下有必要。特朗普為什么敢打貿易戰?為什么敢在談判較好時經常出爾反爾?為什么敢打臺灣牌?為什么在南海動不動就軍事挑釁?這跟我們就是“不翻臉”有關系,所以我總是呼吁改變戰略和策略,否則美國就會越來越肆無忌憚,所以我又說這種情況是我們自找的,怨不得別人。

    就在這個當兒,聽說央視播放了《抗美援朝》片子,為此叫好,希望能夠真正地覺醒,現在的中國國度應該是青年漢子的形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回11樓:
    謝謝導思。
    2019/5/22 14:57:53
  • 強制結匯政策導至的人民幣發行與美元掛勾也應該歷史和辨證的看,不結匯等于美元散落在民間,國家則失去了對外匯的控制力。正因為強制結匯,外匯在國內市場的不流通,外匯對個人的兌挨額度,企業換匯需提供進口證明等一系列組合政策,使外匯掌握在國家中央銀行手中(外國銀行可以進入、國有商業銀行可以混改,但從來沒有聽說過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可以參股或混改,也沒有聽說外國在中國的銀行可以不執行和不遵守中國央行的金融政策和規定)。當然由于我們是順差,導至東西出去了,錢卻留在了國內,造成了一段時間內的人民幣內貶外升,因而中國政府說,并不刻意追求貿易順差,這是實話和真誠的態度。同時辯證的看,龐大的美元儲備奠定了中國強勢的金融地位,在某種意義上保護了人民幣的信用,對抗國際抄家和投機資本對人民幣的操縱,你拋人民幣我就買嘛,直到你拋到你進價人民幣價格時,你還拋不拋?拋?中國就會用同樣的美元換回更多的人民幣,況且離岸人民幣越買越少,供需關系就會轉換,人民幣反而貴了,再抄下去就虧了。
    對國債也是同樣,當年銀行是屬地管理,任何事都有一個從粗到細的過程,因此改革也不例外,那時也沒啥負面清單,甚至規劃還當計劃經濟挨批呢,結果舉債建樓堂舘所的有,重復建設的有,不顧鄰局污染的有,結果改塊塊管理為條條(垂直)管理了。但問題又來了,由于事權未明確,結果地方上抱怨,錢你們拿著事卻讓我們干。怎么辦?現在提出,考核不單一,能掙錢的用發展指標考核,沒有掙錢條件的用生態指標去考核,同時加大轉移支付和優惠政策的力度。投資有負面清單,放松地方舉債但要配合報告制度和紀律,進行中央和地方事權的明確等規定。穩建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即用積極的財政政第保持市場的基本穩定和發展的均衡。這種概念的提出本身就是對市場萬能論的否定。
    總之,不僅要看到問題,更要看這些問題引沒引起注意?是否在向改正或調整的方向做轉變?至于是否可以達到預期的正確目標?那么還要說到人民推動歷史的人民觀,是路就會有路口,往那里走?固然需要領路人但最終還是靠人民去推動,啥叫人民?就是你、我、他,團結起來的中國人民。
    2019/5/22 6:53:03
  • 回8樓:
    聽你說得有道理,但我并不太懂金融,無法發表具體意見。關于我們的金融政策,盡管我不太懂,但也覺得并不是很好,似乎需要探討整改。
    2019/5/21 16:59:36
  • 回7樓:
    贊同你的意見,我就從來沒有吃過肯德雞。
    2019/5/21 16:50:59
  • 中方”目前的唯一病根:受西經的洗腦術后,信用貨幣與國債的“二人轉”發行體系,被妖魔化,特別特別的“痛恨”國債,恨得那是:咬牙切齒啊,恨不得把國債“廢”了,呵呵。
    ----
    沒人恨國債,每次賣國債時,銀行門口都排著長長腿。人怕有錢買不到東西,怎么會怕有東西沒錢呢?這不叫活人被尿憋死嗎?但錢是通用的,貨是專用的,兩者對上口是門學問,所以才要供給側改革?啥叫供給側改革就是生產適銷對路的產品。可見語言也有傳承的問題,如果還是那個意思,不如還用原來的詞好。語言是約定俗成的嘛。
    另外,基礎貨幣固然重要(從貨幣代表財富的角度,基礎貨幣的發行幾乎無上限--誰能算出一國值多少錢?),現實操作的重點還是放在流通的貨幣的層面上,多少對物價的影響,即貨幣的購買力問題,利率對投資的影響:存款利率太高就沒人生產全去存錢了。貸款利率太低甚至為零,那么投資無風險,隨便借錢不負責任的行為就會發生。
    所以我建議,信用經濟論的作者和愛好者,多研究一些操作層面的貨幣問題,將貨幣的通用性和商品的專用性結合,使好鋼用刀刃上(錢用到該用的地方)。
    2019/5/21 14:14:41
  • 幾十年來,美國對待中國的辦法一直是溫水煮青蛙,慢慢地融化中國政治、經濟、甚至軍事等,但當下的中國各階層有了一些覺醒的原因是什么?這個,是最值得有能力、有思考力的人來深思的。我以為,至少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外因,以特郞普為首的商人政府,急功近利,不如美國的民主黨們的政治老手那樣陰毒,采取了加柴燒火的的辦法,把本來溫潤的非常舒服的水燒得熱了許多,讓人感到不舒服甚至有點痛了,讓精英們感到如此下去非熱死不可;二是,內因,一方面是幾十年來,中國國內從一開始就有一些清醒的人們,還有多數的平民草根們對美國等西方社會的冷靜觀察與思考,另一方面,中國畢竟是有著5000年歷史的文化的國家,傳統的優秀的文化一直是支撐我們這個民族向前的精神力量,因此,盡管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從一開始就對中國進行了思想與文化的溫水似的入侵,但中國的老百姓就是不吊美國的肯德雞,大多人照樣吃我們自己的大餅,吃中國的大米與高粱,喝中國的白酒,唱中國的歌,讀中國的書。(當然,他們的文化入侵也達到了非常可觀的效果。一些中國人特別富人們,言必稱美國,小孩子一定要送到美國等,等等)所以,文化的自信,是一個根本,是一個民族不倒的根基。因為有了這個根基,因此我們才有了反省的基礎與思想來源。再一方面,從現實情況來說,倘若中國各階層特別是精英們,不對美國認真地反思并提出切實可行的斗爭策略與方法,就連生存的能力都將直接受到危及。因此,綜合以上因素,這是當下中國各人士、各階層對于美國的態度或其主要的表現方面。
    2019/5/21 14:14:39
  • 回四樓:
    感謝你的贊賞,我是本文博主,歡迎討論。
    2019/5/21 13:17:23
  • 回三樓:
    對中美關系中可討論的事情很多,你的說法可能也很有道理。
    2019/5/21 13:16:08
  • 這篇博文的視野、思路不錯,俺喜歡。
    2019/5/20 22:48:05
  • 再說一下對中美關系的看法
    =======
    1、個人理解,中美關系,總的來講,處于“地位未定”狀態階段。
    -----進入了“膠著”狀態的階段。
    -----這個階段,短期內,美略占上風。
    2、第二個階段:僵持階段。
    -----這個階段,中的巨大內力發作,開始逐步發力,較長期內,中略占上風。
    3、第三個階段,比較關鍵的階段:國際地位確定階段。
    ------誰老大?誰老二?目前,是無法確定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美,永遠不缺錢,永遠都花不完的錢。為什么?秘密就是:信用貨幣與國債的“二人轉”發行體系。
    4、問題的關鍵是:持久戰略的“中方”呢?
    -----“中方”目前的唯一病根:受西經的洗腦術后,信用貨幣與國債的“二人轉”發行體系,被妖魔化,特別特別的“痛恨”國債,恨得那是:咬牙切齒啊,恨不得把國債“廢”了,呵呵。
    -----我想說的是,重點來了:如果,如果,信用貨幣與國債的“二人轉”發行體系,繼續,持續的被妖魔化,我的結論是:“中方”的唯一病根未除,有可能“貨幣病癌化擴散”。
    ------結果是:“中方”唯一病根擴散,始終緊縮,始終“缺錢”,始終“磕磕拌拌”,始終緊縮,始終“缺錢”,始終“磕磕拌拌”,。。。。。
    ------真的不愿看到:這個唯一病根,反復發作,惡性循環,后果很嚴重啊,同志們。
    2019/5/20 22:22:51
  • 回一樓:說得非常好。
    2019/5/20 17:42:27
  • 幾十年來,美國對待中國的辦法一直是溫水煮青蛙,慢慢地融化中國政治、經濟、甚至軍事等,但當下的中國各階層有了一些覺醒的原因是什么?這個,是最值得有能力、有思考力的人來深思的。我以為,至少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外因,以特郞普為首的商人政府,急功近利,不如美國的民主黨們的政治老手那樣陰毒,采取了加柴燒火的的辦法,把本來溫潤的非常舒服的水燒得熱了許多,讓人感到不舒服甚至有點痛了,讓精英們感到如此下去非熱死不可;二是,內因,一方面是幾十年來,中國國內從一開始就有一些清醒的人們,還有多數的平民草根們對美國等西方社會的冷靜觀察與思考,另一方面,中國畢竟是有著5000年歷史的文化的國家,傳統的優秀的文化一直是支撐我們這個民族向前的精神力量,因此,盡管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從一開始就對中國進行了思想與文化的溫水似的入侵,但中國的老百姓就是不吊美國的肯德雞,大多人照樣吃我們自己的大餅,吃中國的大米與高粱,喝中國的白酒,唱中國的歌,讀中國的書。(當然,他們的文化入侵也達到了非常可觀的效果。一些中國人特別富人們,言必稱美國,小孩子一定要送到美國等,等等)所以,文化的自信,是一個根本,是一個民族不倒的根基。因為有了這個根基,因此我們才有了反省的基礎與思想來源。再一方面,從現實情況來說,倘若中國各階層特別是精英們,不對美國認真地反思并提出切實可行的斗爭策略與方法,就連生存的能力都將直接受到危及。因此,綜合以上因素,這是當下中國各人士、各階層對于美國的態度或其主要的表現方面。
    2019/5/20 14:40:57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68年下鄉,1970年回城,先后在鞍鋼、東北電管局系統工作,現為國企退休中層干部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kld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